玉階怨

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

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水晶 一作 水精)

詩文翻譯

玉石臺階已經蓋上了一層露水,露水把羅襪都浸溼了。

回屋放下水晶簾子,便獨自隔著簾子仰望夜空中那玲瓏的秋月。

注釋

⑴玉階怨:樂府古題,是專寫“宮怨”的曲題。郭茂倩《樂府詩集》卷四十三列於《相和歌辭·楚調曲》。

⑵羅襪:絲織的襪子。

⑶卻下:回房放下。卻:還。水晶簾:即用水晶石穿製成的簾子。

⑷“玲瓏”句:雖下簾仍望月而待,以至不能成眠。玲瓏:透明貌。玲瓏,一作“聆朧”。聆朧:月光也。

⑸水精:即水晶。

創作背景

《玉階怨》是唐代大詩人李白借樂府舊題創作的一首詩。此詩寫一位婦女寂寞和惆悵的心情。前兩句寫女主人公無言獨立玉階,露水濃重,浸透了羅襪,她卻還在痴痴等待;後兩句寫寒氣襲人,女主人公回房放下窗簾,卻還在凝望秋月。前兩句寫久等顯示人的痴情;後兩句以月亮的玲瓏,襯托人的幽怨。全詩無一語正面寫怨情,只是抓住宮女生活中的一個細節及一時的心理動態,便概括地反映出宮女生活的孤獨清悽,不著怨意而怨意很深,有幽邃深遠之美,堪稱古詩中的珍品。

西漢班婕妤失寵後退居長信宮,作《自悼賦》,有“華殿塵兮玉階苔”之句,南朝齊謝朓取之作《玉階怨》詩。李白此詩即為擬謝朓詩而作,其具體作年不詳。

詩文賞析

李白的這首宮怨詩,雖曲名標有“怨”字,詩作中卻只是背面敷粉,全不見“怨”字。無言獨立階砌,以致冰涼的露水浸溼羅襪;以見夜色之濃,佇待之久,怨情之深。“羅襪”,表現出人的儀態、身份,有人有神。夜涼露重,羅襪知寒,不說人而已見人的幽怨如訴。二字似寫實,實用曹植“凌波微步,羅襪生塵”意境。

怨深,夜深,主人公不禁幽獨之苦,由簾外到簾內,拉下簾幕之後,反又不忍使明月孤寂。似月憐人,似人憐月;而如果人不伴月,則又沒有什麼事物可以伴人。月無言,人也無言。但讀者卻深知人有無限言語,月也解此無限言語,而寫來卻只是一味望月。這正是“不怨之怨”,所以才顯得愁怨之深。

“卻下”二字,以虛字傳神,最為詩家祕傳。此處一轉折,似斷實連;好像要一筆盪開,推卻愁怨,實際上則是經此一轉,字少情多,直入幽微。“卻下”一詞,看似無意下簾,而其中卻有無限幽怨。本來主人公由於夜深、怨深,無可奈何而回到室內。入室之後,卻又怕隔窗的明月照此室內幽獨,因而拉下簾幕。簾幕放下來了,卻更難消受這個悽苦無眠之夜,在更加無可奈何之中,卻更要去隔簾望月。此時主人公的憂思不斷在徘徊,直如李清照“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慼戚”的那種紛至沓來,這樣的情思,作者用“卻下”二字表達出來。“卻”字直貫下句,“卻下水晶簾”,“卻去望秋月”,在這兩個動作之間,有許多愁思轉折反覆,詩句字少情多,以虛字傳神。中國古代詩藝中有“空谷傳音”的手法,這是如此。“玲瓏”二字,看似不經意的筆調,實際上極見功力。以月的玲瓏,襯托人的幽怨,從反處著筆,全勝正面塗抹。

詩中不見人物姿容與心理狀態,而作者似也無動於衷,只以人物行動來表達含義,引讀者步入詩情的最幽微之處,所以能不落言筌,為讀者保留想象的餘地,使詩情無限遼遠,無限幽深。所以,這首詩體現出了詩家“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真意。以敘人事的筆調來抒情,這很常見,也很容易;以抒情的筆調來寫人,這很少見,也很難。

契訶夫有“矜持”說,寫詩的人也常有所謂“距離”說,兩者非常近似,應合為一種說法。作者應與所寫物件保持一定距離,並保持一定的“矜持”與冷靜。這樣一來,作品才沒有聲嘶力竭之弊,而有幽邃深遠之美,寫難狀之情與難言之隱,使漫天的詩思充滿全詩,卻又在字句間捉摸不到。這首《玉階怨》含思婉轉,餘韻如縷,正是這樣的佳作。

上一篇: 溪居

下一篇:隴西行四首·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