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宿

旅館無良伴,凝情自悄然。

寒燈思舊事,斷雁警愁眠。

遠夢歸侵曉,家書到隔年。

滄江好煙月,門系釣魚船。

詩文翻譯

韻譯

住在旅館中並無好的旅伴;憂鬱的心情恰似凝固一般。

對著寒燈回憶起故鄉往事;就象失群的孤雁警醒愁眠。

家鄉太遠歸夢到破曉未成;家書寄到旅館已時隔一年。

我真羨慕門外滄江的煙月;漁人船隻就係在自家門前。

直譯

旅館裡沒有知心朋友,我獨自靜靜地沉思凝神。

對著寒燈回憶往事,孤雁的叫聲,驚醒了悽寂夢魂。

鄉關道路迢遠,夢魂拂曉時才得歸去,家人的書信要等來年方能寄到此地。

滄江上月色含煙,風光是多麼美好,釣魚船就係在我家門前。

注釋

良伴:好朋友。

凝情:凝神沉思。悄然:憂傷的樣子。這裡是憂鬱的意思。

寒燈:昏冷的燈火。這裡指倚在寒燈下面。思舊事:思念往事。

斷雁:失群之雁,這裡指失群孤雁的鳴叫聲。警:驚醒。

遠夢歸:意謂做夢做到侵曉時,才是歸家之夢,家遠夢亦遠,恨夢歸之時也甚短暫,與下句家書隔年方到,恨時間之久,相對而更增煩愁。侵曉:破曉。滄江:泛指江,一作“湘江”。

好煙月:指隔年初春的美好風景。

門:門前。

創作背景

這首詩可能作於作者外放江西任職之時。詩人離家已久,客居旅館,沒有知音,家書傳遞也很困難,在悽清的夜晚不禁懷念起自己的家鄉。於是創作了這首羈旅懷鄉的詩篇。

詩文賞析

這是羈旅懷鄉之作。離家久遠,目睹旅館門外的漁船即加以豔羨。幽恨鄉愁、委實悽絕。頸聯“遠夢歸侵曉,家書到隔年”意思曲折多層,實乃千錘百煉的警句。

首聯起,直接破題,點明情境,羈旅思鄉之情如怒濤排壑,劈空而來。可以想見,離家久遠,獨在異鄉,沒有知音,家書也要隔年才到,此時孤客對寒燈,濃厚深沉的思鄉之情油然而生,必會陷入深深的憂鬱之中。“凝情自悄然”是此時此地此情此景中抒情主人公神情態度的最好寫照:靜對寒燈,專注幽獨,黯然傷神,將詩人的思念之情寫到極致。

頷聯承,是首聯“凝情自悄然”的具體化,詩人融情於景,寒夜孤燈陪伴孤客,思念故鄉舊年往事,失群孤雁聲聲鳴叫,羈旅之人深愁難眠,細緻地描繪出了一幅寒夜孤客思鄉圖景。“思”字和“警”字極富煉字功夫。燈不能思,卻要寒夜愁思陳年舊事,物尤如此,人何以堪。由燈及人,顯然用意在人不在物。“警”字也極富情味。旅人孤燈,長夜難眠,一聲雁叫,引孤客嫠婦愁思驚夢,歸思難收。

首聯與頷聯極言鄉關遙遠,幽愁滿懷。夢見自己回到家中,因路途遙遠,夢醒時分天已大明,家書須隔年才能寄到旅館,可見離家之遠,表達出對家鄉深沉的思念。

頸聯轉,用設想之詞,虛實結合,想象奇特,表現出此時此地此情此景中詩人因愁思難耐、歸家無望而生出的怨恨。故鄉遠在千里,只能夢中相見,也許是短夢,也許是長夢,但夢中醒來卻已到天明。字裡行間,流露出夢短情長的幽怨。而這一切又都由於“家書到隔年”的實際情況。作為詩歌由寫景向抒情的過渡,轉句用夢境寫旅宿思愁哀怨,亦虛亦實,虛中寫實,以實襯虛的特點讀來回腸蕩氣。

尾聯合,收攏有力,卻並非直抒胸意,而是以設想之詞,勾勒家鄉美麗的生活圖景,融情於景,借景抒情,把濃烈的歸思之情融入家鄉優美的風景之中。滄江煙靄,雲霞明滅,月色溶溶,家門外繫著釣魚船,一幅優美寧靜祥和的家鄉風光圖景。畫面中雖然沒有寫人物,但一條靜靜地繫於家門外的釣魚船卻讓人產生豐富的聯想。面對這樣一幅家鄉優美的畫面,誰人不夢繞魂牽,更何況旅宿在外的詩人呢!家鄉遠隔千里,旅人歸思難收,如此優美的家鄉風光圖景非但沒有給詩人以慰藉,反而加深了詩人的思鄉愁苦。這是用樂景反襯哀情的典型。美景幽思、怨恨鄉愁、委實悽絕。除卻箇中人,任何人也難以深味箇中情。不過,“煙月”在此實際上是借代,並非一定就是“煙”,就是“月”。正所謂,文學作品的形象大於思維,此處一個“煙月”可以觸發不同的旅人思婦產生不同的意象聯想,從而產生強大的藝術感染力。

頸聯與尾聯看似跳出了鄉愁,豔羨門外滄江魚船的清閒自在,其實是借他鄉之物,更曲折地表達出詩人思鄉之情。全詩層層推進,寫景抒情都有獨到之處。

上一篇: 贈內人

下一篇: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