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府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

永夜角聲悲自語,中天月色好誰看。

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路難。

已忍伶俜十年事,強移棲息一枝安。

詩文翻譯

井畔梧桐在秋夜的風中抖動,只有蠟燭殘光照著孤單的我。

長夜裡號角聲悲壯似在自語,天空中的月色雖好誰與我共賞。

光陰荏苒哪裡尋覓親人音信?關塞一片蕭條尋找歸路艱難。

我已忍受十年的飄零生活,把家安在這裡不過勉強棲身。

注釋

府:幕府。古代將軍的府署。杜甫當時在嚴武幕府中。

井梧:梧桐。葉有黃紋如井,又稱金井梧桐。梧:一作“桐”。

炬:一作“燭”。

“永夜”句:意謂長夜中唯聞號角聲像在自作悲語。永夜:整夜。自語:自言自語。

中天:半空之中。

風塵荏苒:指戰亂已久。荏苒:猶輾轉,指時間推移。

關塞:邊關;邊塞。蕭條:寂寞冷落;凋零。

伶俜(pīng):流離失所。十年事:杜甫飽經喪亂,從天寶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亂爆發至作者寫詩之時,正是十年。

“強移”句:用《莊子·逍遙遊》“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意,喻自己之入嚴幕,原是出於為一家生活而勉強以求暫時的安居。強移:勉強移就。一枝安:指他在幕府中任參謀一職。

創作背景

此詩作於唐代宗廣德二年(764年)六月,新任成都尹兼劍南節度使嚴武保薦杜甫為節度使幕府的參謀。這首詩,就寫於這一年的秋天。所謂“宿府”,就是留宿幕府的意思。因為別人都回家了,所以他常常是“獨宿”。

詩文賞析

此詩首聯倒裝。按順序說,第二句應在前。其中的“獨宿”二字,是一詩之眼。“獨宿”幕府,眼睜睜地看著“蠟炬殘”,其夜不能寐的苦衷,已見於言外。而第一句“清秋幕府井梧寒”,則通過環境的“清”、“寒”,烘托心境的悲涼。未寫“獨宿”而先寫“獨宿”的氛圍、感受和心情,意在筆先,起勢峻聳。

頷聯寫“獨宿”的所聞所見,清代方東樹指出:“景中有情,萬古奇警。”而造句之新穎,也非同一般。七言律句,一般是上四下三,這一聯卻是四、一、二的句式,每句讀起來有三個停頓。詩人就這樣化百鍊鋼為繞指柔,以頓挫的句法,吞吐的語氣,活托出一個看月聽角、獨宿不寐的人物形象,恰切地表現了無人共語、沉鬱悲抑的複雜心情。

前兩聯寫“獨宿”之景,而情含景中。後兩聯則就“獨宿”之景,直抒“獨宿”之情。“風塵”句緊承“永夜”句。“永夜角聲”,意味著戰亂未息。那悲涼的、自言自語的“永夜角聲”,引起詩人許多感慨。“風塵荏苒音書絕”,就是那許多感慨的中心內容。“風塵荏苒”,指戰亂延續的時間很長。詩人時常想回到故鄉洛陽,卻由於“風塵荏苒”,連故鄉的音信都得不到。“關塞”句緊承“中天”句。詩人早在《恨別》一詩裡寫道:“洛城一別四千裡,胡騎長驅五六年。草木變衰行劍外,兵戈阻絕老江邊。思家步月清宵立,憶弟看雲白日眠。”好幾年又過去了,詩人卻仍然流落劍外,一個人在這悽清的幕府里長夜不眠,仰望中天明月,不由得心事重重。“關塞蕭條行路難”,就是那重重心事之一。思家、憶弟之情有增無已,因為他還是沒有辦法回到洛陽。這一聯直抒“宿府”之情。但“宿府”時的心情很複雜,用兩句詩無法寫完。於是用“伶俜十年事”加以概括,意蘊深遠。

尾聯照應首聯。作為幕府的參謀而感到“幕府井梧寒”,詩人聯想到《莊子·逍遙遊》中所說的那個鷦鷯鳥來。“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他從安史之亂以來,“支離東北風塵際,飄泊西南天地間”,那飽含辛酸的“伶俜十年事”都已經忍受過來了,如今卻又要到這幕府裡來忍受“井梧寒”。用“強移”二字,表明他並不願意來佔這幕府中的“一枝”,而是嚴武拉來的。用一個“安”字,不過是詩人自我解嘲。詩人一夜徘徊徬徨、展轉反側,心中並不安寧。

詩中抒發的感情還是傷時感事,表達出作者對於國事動亂的憂慮和他飄泊流離的愁悶。正是始終壓在詩人身上的愁苦使詩人無心賞看中天美好的月色。前六句具體寫出了詩人對風塵荏苒、關塞蕭條的動亂時代的憂傷。最後兩句雖寫“棲息一枝安”,但仍然是為他輾轉流離苦悶。總之,詩人當時境遇淒涼,十年飄泊輾轉,詩風沉鬱。

上一篇: 旅宿

下一篇:桃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