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蘿

殘陽西入崦,茅屋訪孤僧。落葉人何在,寒雲路幾層。

獨敲初夜磬,閒倚一枝藤。世界微塵裡,吾寧愛與憎。

詩文翻譯

夕陽落入崦嵫山,我去茅屋裡探訪孤獨的僧人。滿地落葉,僧人何在?遍山寒雲,山路要走多久?

初夜時分只聽他獨自敲磐,閒適中靠著一枝青藤。大千世界都在微塵裡,我為什麼要有喜愛和憎恨?

注釋

青蘿:一種攀生在石崖上的植物,此處代指山。南朝江淹《江上之山賦》:“掛青蘿兮萬仞,豎丹石兮百重。”

崦(yān):即“崦嵫(zī)”, 山名,在甘肅。古時常用來指太陽落山的地方。《山海經》載:鳥鼠同穴山西南有山名崦嵫,日所入處。

初夜:黃昏。

磬(qìng):古代打擊樂器,形狀像曲尺,用玉、石製成,可懸掛。佛寺中使用的一種缽狀物,用銅鐵鑄成,既可作唸經時的打擊樂器,亦可敲響集合寺眾。

“世界”句:語本《法華經》:“書寫三千大千世界事,全在微生中。”意思是大千世界俱是微生,我還談什麼愛和恨呢?《楞嚴經》說:“人在世間,直微塵耳。何必拘於憎愛而苦此心也!”寧:為什麼。

詩文賞析

詩人在激烈的牛、李黨爭中被搞得心疲力盡,漂泊的生活,孤獨的處境,使他感到生活在紅塵中的不幸,迫切需要接觸一下清淨的佛家天地。

首聯寫詩人尋訪僧人之事。時當紅日西沉山谷,詩人進入山中,去拜訪一位住在茅屋中的僧人。“茅屋”,寫出僧人居處的簡樸,“孤僧”,寫出僧人的不厭孤獨。而詩人此時正逢生活清苦、親朋離散的艱難歲月,他尋訪這樣一位清苦而孤居的僧人,顯然是要從對方身上獲得啟示,以解除自身的苦惱。清苦人尋清苦地,孤獨客訪孤獨僧,俗與佛已有了精神交流的契機。

頷聯寫詩人尋訪所經之路程、所見之景物。“落葉人何在,寒雲路幾層。”時當深秋,滿山的林木飄下紛紛的黃葉,詩人要找的那位孤僧,卻不知住在哪裡。“人何在”,使人聯想到詩人于山林間四處張望的神態,顯現出山間林木的密集和僧人的幽藏,愈發表現出這位孤僧遠避紅塵的意趣,這正是詩人探訪的目的。對句更將僧人的幽藏作進一步的渲染:詩人沿著寒雲繚繞的山路,盤曲而上,已不知把那盤山之路走了幾重。山路入雲,已見其高,何況入的是“寒雲”。“寒雲路幾層”不僅寫出僧人的高居塵上,也寫出詩人不畏辛勞和艱險、—心追尋禪理的熱切之舉。此聯二句寫景而兼記行蹤,景中暗含著僧人和詩人的影子,言筒意豐,蘊藏極富,堪稱方家妙筆。

經過千回萬轉,詩人終於找到了茅屋,見到了孤僧,頸聯以精煉的筆墨描繪了僧人的簡靜生活:“獨敲初夜磐,閒倚一枝藤。”“初夜”二字與首句“殘陽”相關照,寫出到達茅屋的時間。夜幕降臨,僧人在茅屋中獨自敲磐誦經。“獨”字與次句的“孤”字相呼應,因為是“孤僧”,所以獨自敲磐。雖隻身獨處,而未怠佛事,可見其對佛的虔誠。詩人此時站在茅屋外邊,耳聽清脆的磐聲,眼望寂靜的星辰,深感佛界的靜謐與安詳,此中再無紅塵之困擾。待到僧人佛事已畢,詩人走進茅屋,與之交談,對交談的情狀僅用“閒倚一枝藤”五個字概括,卻內蘊豐富。“藤”是藤條做的手杖,極為簡樸,僧人所“倚”,僅此而已,生活之清苦可以想見;難得的是僧人那份“閒”態,居清貧而安閒自如,從容不迫。

尾聯寫詩人獲得了思想的啟迪。“世界微塵裡,吾寧愛與憎。”佛教認為大千世界全在微塵之中,人也不過就是微塵而已。詩人領悟了這個道理,表示今後不再糾纏愛憎,眾心淨慮,以淡泊之懷面對仕途榮辱。

綜觀此詩,語言凝鍊,富於蘊藏,層次清晰。詩人先寫出訪,次寫途中,再寫遇僧,最後以思想收穫作結。詩人先將筆墨集中在探訪之上,描寫僧人居住狀態的孤獨。用“獨敲”一聯勾勒,“獨”字和“一”字均照應了第二句中的“孤”字。用“閒”字寫出佛家對紅塵物慾的否定,突顯出詩人希望從佛教思想中得到解脫,將愛憎拋卻,求得內心的寧靜。最後寫詩人訪僧忽悟禪理之意,更襯出孤僧高潔的心靈。此詩所表達的就是一種不畏辛勞艱險、—心追尋禪理、淡泊之懷面對仕途榮辱的願望,既讚美了僧人清幽簡靜的生活,又表現出詩人對憚理的領悟,淡泊之懷面對現實、從容之心面對仕途榮辱。

上一篇: 和樂天春詞

下一篇:雜詩三首·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