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中調笑·團扇

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

玉顏憔悴三年,誰復商量管絃。

弦管,弦管,春草昭陽路斷。

詩文翻譯

團扇,團扇,宮中的美人病後用它來遮面。

抱病三年,容顏憔悴,再沒有誰同她商量管絃!

管絃,管絃,無情的春草把通往昭陽殿的道路阻斷。

注釋

調笑令:詞牌名,此調亦即《宮中調笑》(又稱《轉應曲》。黃升雲:“王仲初(王建字仲初)以宮詞百首著名,《三臺令》、《轉應曲》,其餘技也。”此詞即屬“宮詞”之餘。詞調本以“轉應”為特點,凡三換韻,仄平仄間換;而此詞內容上亦多轉折照應,大體一韻為一層次。

團扇:圓形的扇子,古代歌女在演唱時常用以遮面。

管絃:用絲竹做的樂器,如琴、簫、笛。

昭陽:昭陽殿,借指皇帝和寵妃享樂之地。

創作背景

王建寫了大量的樂府,同情百姓疾苦,與張籍齊名。又寫過宮詞百首,在傳統的宮怨之外,還廣泛地描繪宮中風物,是研究唐代宮廷生活的重要材料。他寫過一些小詞,別具一格,《調笑令》,原題為“宮中調笑”,可見本是專門供君王開開玩笑的,王建卻用來寫宮中婦女的哀怨。

詩文賞析

“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以詠扇起興,同時繪出一幅妍妙的宮中仕女圖。“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裁成合歡扇,團團如明月。”(班婕妤《怨歌行》)美的團扇,是美人的襯托。人的處表美當與健康分不開,但在封建時代,士大夫的審美觀卻是:西子捧心則更添妍姿。詞起首寫美人病來,自慚色減,以扇遮面,而紈扇與玉顏掩映,反有“因病致妍”之妙。如此寫人,方為傳神;如此詠物,方覺生動。倘如說“病態美”於今天的讀者已經隔膜,那也無關緊要,因為全詞的旨趣並不在此。作者最多不過是藉此表明一種“紅顏未老恩先斷”的感慨罷了。

“玉顏憔悴三年,誰復商量管絃!”“玉顏憔悴”上應“美人病來”,卻從詠物及人的外部動態過渡到寫人物的命運和內心活動,轉折中詞意便深入一層。從下句的“復”字可會出,“三年”前美人曾有人與同“商量管絃”,以歌笑管領春風,而這一切已一去不復返。可見美人的“病”非常病,乃是命運打擊所致,是由承恩到失寵的結果。“玉顏憔悴三年”,其中包含多少痛苦與辛酸。“誰復商量管絃!”將一腔幽怨通過感嘆句表出。誰,有誰,也即“沒有誰”。冷落三年之久,其為無人顧問,言下自明,語意中狀出一種黯然神傷、獨自嘆息的情態。

“弦管,弦管,春草昭陽路斷。”點明宮怨之意。“昭陽”,漢殿名,為漢成帝趙昭儀所居,用來指得寵的所在。“昭陽路斷”即“君恩”已斷,不直言這是因為君王喜新厭舊所致,而託言是春草萋萋遮斷通往昭陽之路,含怨於不怨,尤婉曲有味。這從昭陽殿那邊隱約傳來的歌吹之聲,會勾起久已不復有人“商量管絃”的宮人多深的惆悵,是不言面喻的。於是,“團扇”的興義立見,它暗用了班婕妤著名的《怨歌行》的全部詩意,即以“秋扇見棄”暗示“恩情中道絕”。則所謂“美人病來遮面”亦不僅是自慚形穢而已,其中頗含“且將疇扇共徘徊”(王昌齡《長信秋詞》)的感慨,見物我同情。這又是首尾轉應了。

本來“弦管”的疊語按律只為上句末二字“管絃”倒文重疊詠歎,不必具實義。此詞用來卻能化虛為實,使二疊語大有助於意境的深化和詞意的豐富。全詞這所以能曲盡“轉應”之妙,與此大有關係。這樣的句子,方稱得上“活句”。

上一篇: 調笑令·邊草

下一篇:訴衷情·永夜拋人何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