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冠子·昨夜夜半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夢見。語多時。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

半羞還半喜,欲去又依依。覺來知是夢,不勝悲。

詩文翻譯

昨天深夜裡,你在我的夢裡翩然出現了。我們說了好多好多的話,發現你依舊還是那麼美麗、可愛,像從前一樣面若桃花,頻頻低垂的眼瞼,彎彎的柳葉眉。

看上去好像又有些羞澀,又有些歡喜。該走時卻又頻頻回首,依依不捨。只到醒來才知道是大夢一場,身邊依然空空,自己依然是形單影隻的一個人,心中不覺湧起難忍的悲哀。

注釋

女冠子:詞牌名。

桃花面:據孟棨《本事詩·情感》載:唐詩人崔護嘗於清明獨遊長安城南,見一莊居,有女子獨倚小桃柯佇立,而意殊厚。來歲清明,崔又往尋之,剛門扃無人,因題詩於左扉曰:“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後遂以“桃花面”來表示所思念的美女。

柳葉眉:如柳葉之細眉,這裡以“眉”借代為“面”,亦是“低面”的意思。

依依:戀戀不捨的樣子。

勝:盡。

創作背景

關於《女冠子》二首詞的本事背景,學術界意見有很多分歧。因而有人《女冠子》二首也是“思姬”之作,如吳世昌認為是“憶故姬之作”(《詞林新話》),華鍾彥認為是“為懷念寵姬而作”(《花間集註》)。但有人認為“思姬”的說法證據還不夠充分。

詩文賞析

這首《女冠子》,寫男子對女子的相思而成夢,夢後而悲的情況。戀人在夢中相見,他倆把臂欷歔,說不盡的離愁別苦。“語多時”,明寫千言萬語,暗釦山高水長。“依舊桃花面”,特別是“頻低柳葉眉”“欲去又依依”的神態音容,宛在眼前。然而,夜長夢短,夢醒之後,更令人不勝傷悲。此詞不似多數花間詞之濃豔,而是在清淡中意味深遠,耐得咀嚼。所謂“意婉詞直”,“似直而纖”,別具風味。

詞的上下片一般都自成段落,如上片寫相別,下片寫相思。這首詞在結構上卻較別緻,打破了詞的上下片界限,沒有過片痕跡,一氣呵成。它的前七句寫夢中之歡,後兩句寫夢後之悲。

這首詞的夢境是清晰實在,溫馨甜蜜的,不像另一首《女冠子·四月十七》“空有夢相隨”那樣迷惘惆悵。頭一句點明入夢的時間是“昨夜夜半”。夢境一般虛無縹緲,此夢卻很“分明”。“分明”雖貫穿於夢中,其源卻使人想到來自實境。正由於主人公日思夜想,意中人才會音容常新,活在腦海了,出現在夢中。可見他也是一位與少女同樣痴情的有情郎。這兩句交代入夢,僅僅來開帷幕,已露出明朗的色調。

這是一個旖旎的夢,從綿綿情話開始,到依依惜別為止,恩愛纏綿,充滿柔情蜜意。夢中那位少女形象,尤其顯得楚楚動人。“語多時”,明寫千言萬語相思話,暗釦山高水長闊別久。“桃花面”“柳葉眉”是舊時對婦女容貌的形容。那位少女習慣於低面斂眉,在《女冠子·四月十七》的現實中和此首的夢境中是一致的。《女冠子·四月十七》中“忍淚”十個字重在刻畫情態,此首的“依舊”十個字重在反映容貌,兩者互為補充,使少女形象形神俱備。“依舊桃花面”與《女冠子·四月十七》中的“去年今日”的藝術構思脫胎於崔護的《題都城南莊》。事實上這兩位男女主角除了在夢裡相會外,恐怕也很難再在現實中重續舊夢了,不然不會在夢醒之後覺得“不勝悲”的。“半羞半喜”,少女的嬌羞情態如繪。“欲去依依”,看來單寫少女,其實也包括男主人公。兩人難分難解,極希望留住這美好的時光。整個夢境寫得一往情深。

“覺來知是夢,不勝悲。”正當兩情繾綣之際,夢醒了,跌回到嚴酷的現實中,依舊是形單影隻,孤棲獨宿。一個“知”字品出萬般淒涼況味,原來當時並不知是在夢中!夢境作如是觀,而從前他倆花前月下的美境也未嘗不可作如是觀。這個“知”字大有頓悟之感,所以不免悲從中來,感慨萬千。煞尾兩句濃重的悲與前七句甜美的樂形成鮮明的對照,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全詞脈絡分明,層次清楚,深衷淺貌,語短情長。《歷代詞人考略》稱讚韋莊詞:“能運密入疏,寓濃於淡。”《介存齋論詞雜著》說:“端己詞清豔絕倫。”從這首《女冠子》詞中,就足見韋莊詞清淡疏朗、清豔勁直的特徵。

上一篇: 菩薩蠻·平林漠漠煙如織

下一篇:夢江南·蘭燼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