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嶺三章》原文及翻譯賞析

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


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


南國烽煙正十年,此頭須向國門懸。


後死諸君多努力,捷報飛來當紙錢。


投生革命即為家,血雨腥風應有涯。


取義成仁今日事,人間遍種自由花。

七言律詩

《梅嶺三章》是中國共產黨人陳毅在梅嶺被國民黨四十六師圍困時創作的七言律詩組詩作品。陳毅雖然處在危難之際,但獻身革命的決心和對革命必勝的信心卻矢志不移。他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成為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激勵著一代又一代華夏後人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艱苦創業,勇往直前,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的生動教材。《梅嶺三章》詩碑現建於大餘縣梅關鄉梅山村黃坑北側山坡上。廣東省南雄梅關古驛道的中段旁也立有一塊《梅嶺三章》手跡詩碑。

翻譯/譯文

1936年冬天,梅山游擊隊根據地遭敵圍困,當時我受傷又生病,在樹叢草莽中隱伏了20多天,心想這次大概不能突圍了,就寫了三首詩留藏在衣底。可是不久,我們又有幸的逃脫了敵人的包圍。


〔一〕


今即將兵敗身死我該寫些什麼?身經百戰才創立了這番革命事業,多麼的不易啊!這次我要到陰間去召集已經犧牲過的同志。帶領十萬英靈擊敗國民黨反動派!


〔二〕


南方已經打了十年的仗了,我死後,我的頭顱要掛在城門上,那些還活著的同志要多多努力,一定要用勝利的訊息來祭奠我。


〔三〕


革命者四海為家,含有血腥味的風雨應當有止境,今天為正義的事業犧牲生命,反動派必將失敗,自由幸福的美好理想必將實現。

註釋

旋:不久。


泉臺:傳說中的陰間。


舊部:從前的部下。這裡指犧牲了的戰友。


旌旗:這裡借指部隊。旌,古代用於指揮或開道的一種旗幟。


烽煙:古代邊境有敵人入侵時在高臺上點燃起來作報警用的煙火,後泛指戰火。這裡指當時的國內革命戰爭。


諸君:這裡是各位同志的意思。諸,許多、各位。君,對人的尊稱。


涯:邊際,止境。


取義成仁:為真理或正義事業而獻身。這裡指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而英勇犧牲。取,求取。義,正義。成,成全,達到。仁,現在借指崇高的道德。

賞析/鑑賞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鬥爭中,因“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指揮而導致失敗,紅軍主力不得已被迫作戰略轉移。陳毅因傷奉命留下,擔負起領導江西革命根據地的工農紅軍進行遊擊戰爭的重任。當時形勢如黑雲壓頂,敵強我弱,贛南遊擊隊在敵人重兵圍攻中,鬥爭萬分艱苦。陳毅和戰友們轉戰在深山密林中,已有兩個年頭。由於和陝北中央長期失去聯絡,大家非常著急。這時,有個派在敵軍內部做兵運工作的陳海叛變投敵,他寫信上山謊稱中央派人前來聯絡。要游擊區負責人下山前往縣城接關係,妄圖誘捕我游擊區領導人。陳毅接到密信,親自趕往大餘城接頭,幸遇我基層群眾報告陳海叛變,於是立即離開縣城。歸途中又遇陳海帶領反動軍隊搜山,只好躲進樹叢,避開敵人的搜捕。敵人聽說山上有游擊隊的重要負責人,便調集了四個營的兵力,將梅山團團圍了20多天。陳毅以傷病之身伏叢莽間,幸得脫險。《梅嶺三章》便是陳毅同志被困梅山,自料難免犧牲的情況下寫成的一組帶有絕筆性質的詩篇。


第一首詩的前兩句用倒接法。照理說詩意順序應是先寫革命事業的開創自然是備極艱難,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再談如今自己面臨即將來到的犧牲的心情。但做詩要是順著這個意思去寫,就顯得太平實。詩人把“斷頭今日意如何”一提前,恰似睛空中的一聲驚雷,把一個革命者面對犧牲的情景一下子推到了讀者面前,給整個組詩造成了一種蒼茫悲壯的基調。對讀者來說,則能產生一種凝精聚神,急欲一讀的強烈效果。再說這一組詩主要在於抒寫一個革命者面對犧牲的胸懷,而不在於述說革命創業的艱難,所以這一提前又有側重意義。而更重要的是,這個開頭對整個組詩起到了大氣包舉,籠照全篇的作用。所以這是一個發端突兀,豪氣凌雲的極好的起句。後兩句以“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作結,是對前面自問式起句的呼應,也可以說是自答之詞。但這裡絲毫沒有議論式的敘說,而是以一種奇特的懸想,形象地表明瞭陳毅對革命事業無限忠誠,至死不渝的心跡,即使化作鬼魂,也要在九泉之下帶領雄兵十萬,將反動的統治者徹底埋葬!這個結句猶如空谷中一聲驚天動地的長鳴,壯懷激烈,使人拍案叫絕,具有極大的藝術感染力。一個視死如歸,正氣凜然的共產黨人的光輝形象,昂然挺立在讀者的面前。


第二首“南國烽煙正十年”,是抒寫壯志未酬,死難瞑目的情懷,以及對戰友滿懷激情的鼓勵。“此頭須向國門懸”句,化用春秋時期吳越爭霸中伍子胥的故事,使人產生一種強烈的悲壯之感。接下來兩句文氣漸緩。結句“捷報飛來當紙錢”尤為精絕,不僅與上首詩緊密呼應,而且從這一出人意表的想象中,透露著一個共產主義戰士在臨危之際,對革命事業仍然充滿樂觀主義的堅定信念。宋人陸游放翁在臨終之際,給他的子女留下了一首膾炙人口的絕筆詩:“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如以此與陳毅的這首詩相比,則陸游雖對國家的統一表示堅信不移,但細味詩意卻悲而不壯。陳詩則於抑揚跌宕中尤顯其悲壯,感人至深。


第三首“投身革命即為家”,表達了詩人面對死亡的坦蕩胸懷和共產主義必定勝利的堅定信念。陳毅早年投身革命,從此就成了共產主義事業的馬前卒,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中英勇奮進,義無反顧。艱苦的鬥爭生活錘鍊出堅定的革命意志,從戰友們前仆後繼的鬥爭精神中看到了勝利的曙光。“血雨腥風應有涯”,反動派對人民的血腥屠殺總有一天要結束,人民終究會得到解放,光明的社會總歸會到來,共產主義的理想必定會實現!為了革命的勝利,個人的生命又算得了什麼!“取義成仁今日事,人間遍種自由花”,就是對第一首自問式起句的最後回答。這是何等博大的胸懷,何等壯烈的氣概!


在陳毅光輝的一生中,有20多年的時間是在鐵馬金戈的槍林彈雨中度過的,而贛南的三年游擊戰,正如陳毅自己說的那樣,“是我在革命鬥爭中所經歷的最艱苦最困難的階段”,《梅嶺三章》可以說是反映這一歷史階段的最具有代表性的傑作。詩人以其崇高的革命情操,臨危而鬥志彌堅的豪邁胸懷,譜寫成這一不朽的壯烈詩篇。三章比秋月,一字偕華星。它猶如掛在夜空中的皎潔明亮的秋月,它的一字一句猶如黑夜燦爛的明星,將永遠激勵人們為了壯麗的共產主義奮勇前進。

上一篇: 《江亭夜月送別》原文及翻譯賞析

下一篇:《秋風辭》原文及翻譯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