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 >> 古詩文

《幽州胡馬客歌》原文及翻譯賞析

朝代:唐朝作者:李白

幽州胡馬客,綠眼虎皮冠。

笑拂兩隻箭,萬人不可幹。

彎弓若轉月,白雁落雲端。

雙雙掉鞭行,遊獵向樓蘭。

出門不顧後,報國死何難?

天驕五單于,狼戾好凶殘。

牛馬散北海,割鮮若虎餐。

雖居燕支山,不道朔雪寒。

婦女馬上笑,顏如赬玉盤。

翻飛射野獸,花月醉雕鞍。

旄頭四光芒,爭戰若蜂攢。

白刃灑赤血,流沙為之丹。

名將古是誰,疲兵良可嘆。

何時天狼滅?父子得安閒。

邊塞詩馬

《幽州胡馬客歌》是唐代詩人李白創作的一首詩。此詩生動刻畫了邊地人民的驍勇善戰特點和風俗生活習慣,以及戰爭的殘酷,表現出詩人對可能發生的叛亂的極大厭惡,也向朝廷和世人發出非常強烈的戰爭警醒,同時也表達了詩人對人民的同情與渴求和平的願望。全詩語言不假雕飾,平易流暢,體現了李詩自然率真的風格。

翻譯/譯文

幽州的胡馬客商,頭戴綠眼虎皮冠。

笑拂著兩隻利箭,哪怕有萬人也奈何不了他。

彎弓如張滿月,白雁射落雲端。

雙雙掉鞭而行,遊獵馳向樓蘭。

出門不顧後事,報國即死有何難?

匈奴天驕五單于,如狼如虎,暴戾凶殘。

牛馬散佈在北海,割殺畜獸如虎大餐。

雖然居住於燕支山,卻不怕朔風雪寒。

婦女騎在馬上笑,顏面如同赤玉盤。

也能翻身飛射鳥獸,也善花月醉雕鞍。

錦旗旄頭四放光芒,爭戰不息如蜂群湧攢。

白刃割灑赤血,流沙為之紅染。

誰是古代名將,將頹疲兵實在可嘆。

何時剿滅天狼?家家父子得以悠閒平安。

註釋

⑴《樂府詩集》:樑鼓角橫吹曲有《幽州胡馬客吟》,即此也。幽州,州名,漢武帝所置,轄境相當今之河北北部及遼寧等地。

⑵幹:冒犯。

⑶“彎弓”句:謂張工射箭之快。

⑷掉:搖動。

⑸樓蘭:漢代西域城國。《漢書·西域傳上》:鄯善國,本名樓蘭,王治扜(yū)泥城,去陽關千六百里,去長安六千一百里。按,遺址在今新疆羅布泊西。

⑹“天驕”句:概言匈奴各部。《漢書·匈奴傳》: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漢書·宣帝紀》:匈奴虛閭權渠單于死,右賢王屠耆堂代立,骨肉大臣立虛閭權渠單于子為呼韓邪單于,擊殺屠耆堂。諸王並自立,分為五單于,更相攻擊,死者以萬數。

⑺狼戾:貪暴凶殘。

⑻北海:湖名。《漢書·蘇武傳》:徙武北海上無人處。指今貝加爾湖。這裡泛指匈奴之地。

⑼燕支山:山名。

⑽赬(音chēng):紅色。。

⑾“旄頭”句:謂胡兵入侵。即髦頭。星宿名,昴星。《史記·天官書》:昴曰髦頭,胡星。動搖若跳躍者,胡兵大起。

⑿“何時”句:謂何時平息賊寇。天狼,星名。《史記·天官書》:其(參)東有大星曰狼。狼角變色多盜賊。正義:狼為野將,主侵掠。

創作背景

《幽州胡馬客歌》是李白在唐玄宗天寶十一載(752年)秋冬間初至幽州(今河北北部及遼寧一帶)時作。當時李白自梁園首途遊河北道,十月抵達幽州。


天寶後期,唐王朝不斷在邊疆挑起戰爭,廣大民眾深受其害。李白在吳越漫遊了幾年,漂泊不定。這時國家形勢一年比一年差。一方面朝廷昏聵腐敗,武備鬆弛,重用權奸,杜塞賢路,國家危如累卵;一方面,在唐玄宗的縱容下,安祿山在十年間,便由幽州節度使手下的一名小小蕃將,坐成身兼平盧、范陽、河東三鎮節度使,擁有今河北、內蒙古、東北黑龍江以北、烏蘇里江以東的一大片勢力範圍,成為擁有全國一半兵力的惡虎,隨時都有可能摧垮李唐王朝。


天寶初年李白在朝廷期間,就親眼目睹唐玄宗對安祿山、李林甫恩寵有加的情況。而此時朝廷內外都在流傳安祿山將要謀反叛亂的訊息,這風聲讓李白坐臥不安。李白決計去安祿山的“虎穴”幽燕(今北京一帶),以探虛實。天寶十載(751年)冬,李白離樑苑北上幽州,途中游廣平郡邯鄲、臨洺、清漳等地,翌年十月,抵幽州。到了幽燕之後,李白親眼看到安祿山秣馬厲兵,形勢已很危急,他卻無能為力。在此背景下,李白寫了很多詩作,《幽州胡馬客歌》就是其中一首。

賞析/鑑賞

這是一首邊塞詩。此詩旨在企盼如胡馬客之名將,綏靖邊患。

此詩可分四段,旨在企盼如胡馬客之名將,綏靖邊患,生動刻畫了邊地民族的驍勇善戰和風俗生活,以及戰爭的殘酷,表達了對人民的同情和渴求和平的願望。


詩的一開頭就讚歎“幽州胡馬客”的驃騎與威猛。所謂的“幽州胡馬客”應該是指安祿山手下那些橫行無忌的“壯士”,也就是安祿山私養的奴才。大多數是契丹等少數民族勇士,力大無窮,身懷絕技,被安祿山收為義子。因為多是胡人,所以就不乏有碧眼金髮之輩。這些勇士帶著用虎皮做的冠帽,笑拂著兩隻利箭,有萬夫不當之勇。胡人張弓搭箭,彎弓如張滿月,能把白雁射落在雲端。胡人雙雙掉鞭而行,遊獵馳向樓蘭,胡人一出門就不顧身後之事,慷慨報國,義無反顧。可惜這些勇士選擇安祿山為主子,所謂的報效國家恐怕也只是“幽燕”這個小朝廷。


詩人在作這段描述時心情頗為複雜。一方面任俠尚武的性格使詩人對這些年青勇士的高超武藝和絕技絕活發出由衷的讚美,對這些勇士報效主子的忠心也發出由衷的讚歎。也許是剛到幽州時李白對安祿山的野心認識還不足,有的學者說李白當初甚至有立功邊疆思想,在邊地習騎射,後發現安祿山野心,登黃金臺痛哭,不久即離幽州南下。這樣看起來李白說“出門不顧後,報國死何難”也就可以理解。可是另一方面,李白對這些勇士也有隱隱的擔心,這些勇士愈健壯、武藝愈高、對主子愈忠誠,那麼日後對李唐朝廷的威脅也就愈大。“雙雙掉鞭行,遊獵向樓蘭”兩句看似平常,其實也滿含隱憂,遊獵向樓蘭是要經過中原腹地。而且“樓蘭”一語暗指國都長安。


接著詩人又用借古諷今的手法用“匈奴”犯邊的故事來寓含對國家將或發生戰亂的隱憂。所謂“天驕五單于”一般認為是西漢後期,匈奴勢弱內亂,分立為五個單于:呼韓邪單于、屠耆單于、呼揭單于、車犁單于、烏藉單于,五單于互相爭鬥,後為呼韓邪單于所並。其實在這裡,“五單于”是泛指匈奴各部首領。在冒頓單于的統領下,匈奴屢屢來犯,侵犯了今河北、山西、陝西及河套一帶,不僅給剛剛建立起來的西漢王朝以莫大的威脅,而且嚴重破壞了中原的社會經濟。由於漢初政權初建,國力較弱,不足以抵抗匈奴的侵擾,故只得採取消極的和親政策,以公主嫁給單于,並歲給絮、繒、酒、米、食物,直至武帝即位,採納抗戰派的主張,發動正義的防禦性戰爭,才把匈奴的侵擾勢力擊退。


詩中所說的“燕支山”又名“焉支山”或“胭脂山”,在今甘肅河西走廊一帶,是漢以前匈奴渾邪王與休屠王的駐牧地。在更早的時候,原屬月氏和烏孫的遊牧地區,後來月氏和烏孫先後西遷至今伊犁河流域,這一帶才被渾邪王和休屠王佔領。燕支山的草原上不僅水草豐美,據說還產一種花草:胭脂草,能作染料。《五代詩話·稗史彙編》說:“北方有焉支山,上多紅藍草,北人取其花朵染緋,取其英鮮者作胭脂。”故舊常以“北地胭脂”代指北方的美女。“婦女馬上笑,顏如赬玉盤”即是對此的生動寫照。燕支山草原是渾邪王經營多年的根據地和大本營,所以才有“雖然居住於燕支山,卻不怕朔風冰雪寒”的慨嘆。西漢元狩二年(前121年)春夏,霍去病兵出臨洮,越燕支山,大破匈奴。匈奴失此山,乃歌曰:“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詩人還用驚秫的筆調描寫了征服匈奴戰爭的慘烈和悲壯:“旄頭四光芒,爭戰若蜂攢。白刃灑赤血,流沙為之丹”,雪白的鋒刃上流灑著赤紅的鮮血,連茫茫的流沙都被染紅。“名將古誰是,疲兵良可嘆”,詩人關注的不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名將,而是那些被戰爭機器摧殘的疲憊將士和因為戰爭而動盪和民不聊生的社會。


儘管匈奴的戰事業已久遠,然而幽燕胡兒蠢蠢欲動、殺氣騰騰,看來另一場嚴酷的殺戮恐怕在所難免。一旦戰爭再起,老百姓一定會再陷入無休止的動盪之中,所以李白在詩的結尾處說“何時天狼滅,父子得閒安”既表現出詩人對可能發生的叛亂的極大厭惡和對平叛的期望,同時也向朝廷和世人發出非常強烈的戰爭警醒。

TAGS: 邊塞詩

Copyright © 2020 三度漢語網 版權所有

聲明: 本站三度漢語網 文章來自網路搜集整理 如果有異議 請聯絡我們 本站為非贏利性網站 暫不接受任何贊助和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