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 >> 古詩文

《示弟》原文及翻譯賞析

朝代:唐朝作者:李賀

別弟三年後,還家一日餘。

醁醽今夕酒,緗帙去時書。

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何須問牛馬,拋擲任梟盧!

悲憤

《示弟》的作者是有“詩鬼”之稱的李賀,作於公元813年。前半部分描寫的是作者仕途蹭蹬,失意歸來,而其弟卻不嫌棄,熱情款待,使得作者悲喜交加的複雜情感。後半部分作者一方面顧影自憐,抒發了沉淪不遇的感慨,另一方面又指摘時弊,表達了憤世嫉俗的情懷。

翻譯/譯文

與弟弟離別有三年了,回家有一天多了;

今晚的醁醽美酒,離家時緗帙包著的書。(看著不免悲喜交加)

一身病痛現在還能活著回來,這世間什麼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呢?

幹嘛必須要問五木名色,丟擲去管它是“梟”還是“盧”。(應試文章已交,何必去在意成功還是失敗。)

註釋

①明弘治本《錦囊集》、徐渭批本《昌谷詩注》題下有“猶”字,因知其弟名猶。本詩作於辭官歸昌谷後。

②一日:全詩校:“一作十日。

③醁醽:酒名。《文選》左思《吳都賦》“飛輕軒而酌醁醽”李善注:“《湘州記》曰:湘州臨水縣有酃湖,取水為酒,名曰酃酒。盛弘之《荊州記》曰:淥水出豫章郡康樂縣,其間烏程鄉有井,官取水為酒,酒極甘美,與湘東酃湖酒年常獻之,世稱醁醽酒。”

④緗帙:淺黃色的包書布。

⑤病骨:病身。猶:全詩校:“一作獨。”

⑥牛馬、梟盧:古代有擲五木的博戲,五木其形兩頭尖,中間平廣,一面塗黑色,畫牛犢以為花樣,一面塗白,畫雉以為花樣。凡投擲五子皆黑者,名“盧”;白二黑三者曰“梟”。

賞析/鑑賞

前四句寫歸家後的心情。首二句點明時間。“別弟三年後,還家一日餘”。失意歸來,不免悲傷怨憤;和久別的親人團聚,又感到欣喜寬慰。三、四句“醁醽今夕酒,緗帙去時書”表現的正是詩人這種悲喜交織的複雜心情。弟弟不因“我”落泊歸來而態度冷淡,仍以美酒款待。手足情深,互訴衷腸,自有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樂趣。可是一看到行囊裡裝的仍是離家時帶的那些書籍,又不禁悲從中來。這裡雖隻字未提名場失意,而仕途蹭蹬的景況,已通過對具體事物的點染,委婉地顯示出來了。詩人善於捕捉形象,執簡馭繁,手法是十分高妙的。

後四句抒發感慨。“病骨猶能在”寫自己:“人間底事無”寫世事。意思是說:“儘管我身體不好,病骨支離,現在能活著回來,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至於人世間,什麼卑鄙齷齪的勾當沒有呢?”詩人一方面顧影自憐,抒發了沉淪不遇的感慨,另一方面又指摘時弊,表達了憤世嫉俗的情懷。這兩種感情交織在一起,顯得異常沉痛。

末二句是回答弟弟關於考試得失的問話。“牛馬”和“梟盧”是古代賭具“五木”(一名“五子”)上的名色,賭博時,按名色決定勝負。“何須問牛馬,拋擲任梟盧”,意思是說:“我應試作文,如同‘五木’在手,一擲了事,至於是‘梟’是“盧”,是成是敗,聽之任之而已,何必過問呢!”其實當時“梟”(負彩)“盧”(勝彩)早見分曉,失敗已成定局,詩人正是悲憤填膺的時候,卻故作通達語,這是悲極無淚的一種表現。表面上愈是裝得“冷靜”、“達觀”,悲憤的情懷就愈顯得深沉激越。

黎簡說:“昌谷於章法每不大理會,然亦有井然者,須細心尋繹始見。”(《李長吉集評》)這首詩,當是李賀詩中“章法井然”的一個例子,音韻和諧,對仗亦較工穩。全詩各聯出句和對句的意思表面相對或相反,其實相輔相成。一者顯示悲苦,一者表示欣慰,但其思想感情的基調都是憂傷憤激。詩人裝作不介意仕途的得失,自我解嘲,流露出的正是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極大痛苦。

TAGS: 悲憤

古詩文推薦

      Copyright © 2020 三度漢語網 版權所有

      聲明: 本站三度漢語網 文章來自網路搜集整理 如果有異議 請聯絡我們 本站為非贏利性網站 暫不接受任何贊助和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