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婦怨》原文及翻譯賞析

九月匈奴殺邊將,漢軍全沒遼水上。

萬里無人收白骨,家家城下招魂葬。

婦人依倚子與夫,同居貧賤心亦舒。

夫死戰場子在腹,妾身雖存如晝燭。

《徵婦怨》是唐代詩人張籍創作的一首古詩。全詩以漢喻唐,描寫戰爭的殘酷及其給人民帶來的災難,用詞簡練,情思婉轉。

註釋

①沒:覆沒、被消滅。

②招魂葬:民間為死於他鄉的親人舉行的招魂儀式。用死者生前的衣冠代替死者入葬。

③依倚:依賴、依靠。

④同居:與丈夫、兒子共同生活在一起。

⑤晝燭:白天的蠟燭,意為黯淡無光,沒用處。

賞析/鑑賞

在古典詩詞中,良人從軍、徵婦哀怨是一大習見題材。張籍《徵婦怨》卻翻出新意,以其摧心嘔血、深至沉痛而卓然不群,享譽後世。“九月匈奴殺邊將,漢軍全沒遼水上。”遼水,即今東北遼河,於遼寧營口東南入海。詩歌開門見山,點明徵婦怨毒所由。詩中“全沒”二字,力過千鈞,從戰況慘烈,傷亡慘重中突出事件的典型性,從而生髮出征婦哀苦情感。“萬里無人收白骨,家家城下招魂葬。”招魂葬,舊時風俗,由於無法收屍入殮,生怕親人靈魂不知所歸,於是高聲呼喚親人姓名,招引魂兮歸來,並以死者衣冠葬入棺木。詩題是《徵婦怨》,詩人卻視野開闊,勾勒出一幅場面浩大的“城下群哭圖”,由面及點,迂迴入題。“白骨”二字,讀來觸目驚心。骨骼支離,拋荒野,如在目前,增強了詩歌的形象性。讀此句可聯及王粲“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七哀詩》),杜甫“古來白骨無人收”(《兵車行》),一併玩索。“家家”二字,看似尋常,卻是暗承“全沒”,以哀哭號呼的普遍性,強化了悲劇氣氛,為下文徵婦之哀作好陪襯。

然後轉入正題,引出主人公“徵婦”。“婦人依倚子與夫,同居貧賤心亦舒。”本應承上,直抒哀痛,詩人卻橫挽逆插,宕開一步,設想與丈夫、兒子共同生活的舒心光景。有此鋪墊,波瀾頓生。平凡生活,竟成奢望。面對現實,嚮往破滅,於是逼出下文“夫死戰場子在腹,妾身雖存如晝燭。”夫死何以依靠?子生何以哺育?欲死則遺腹有子,求生則衣食無著。在家家痛哭之中,詩人擇取這一特定家庭,主人公生既不願,死亦不得的悲慘境遇,在眾多不幸家庭中酷烈尤甚,體現出事件的典型性。如是“夫死戰場子在腹”,則悲劇氣氛,相差何止千里。結語以“晝燭”自喻,不僅以白晝燭光之多餘見出痛不欲生情感,更以燭光之暗淡無光、搖曳不定展現出主人公的慘淡心境,動盪生計。設喻新穎貼切,內涵豐富。清人劉熙載《藝概》曰:“白香山樂府與張文昌王仲初同為自出新意,其不同者在此平曠而彼峭窄耳。”“峭窄”二字,正見此詩特點。所謂“峭”,即情感激烈,指斥分明,不作溫柔敦厚之狀,但盡鋒芒畢露之致。詩歌以小見大,以徵婦的哀哭無告,嚴厲抨擊了唐室不恤民情,戰爭頻仍。反戰情緒之奔流騰踴、仁政思想之深厚誠摯,洋溢於篇章之中。所謂“窄”,即篇章精短,不加發揮。將豐富的內容凝聚壓縮於短小的篇幅之中。為此,事件必須典型突出、結構不得枝蔓衍生,造語務求精警凝鍊。這一切都在此詩中得到充分體現。

此詩雖是小詩,但謀篇佈局轉折多變。由群哭場面轉至獨哀鏡頭,以大襯小。又以嚮往轉至現實,以樂襯哀。大小相形、哀樂相輔、正襯反襯、盤旋作勢。結構之針線綿密、起伏曲折,對哀情的表達起了烘托渲染作用。

上一篇: 《懷澠池寄子瞻兄》原文及翻譯賞析

下一篇:《佳人》原文及翻譯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