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子·走馬探花花發未原文賞析

朝代宋代 詩人蘇軾

走馬探花花發未。人與化工俱不易。千回來繞百回看,蜂作婢,鶯為使。穀雨清明空屈指。
白髮盧郎情未已。一夜翦刀收玉蕊。尊前還對斷腸紅。人有淚,花無意。明日酒醒應滿地。

寫花 寫人 諷刺

譯文

譯文
乘著奔跑的馬來看花開了沒有,人和天地迫切地等待花開不容易,打發蜂婢鶯使千方百計、不厭其煩的來回探看,人們扳手指計算,再過幾天到清明、穀雨時就該看見花了,但到時候仍看不見花呢?
盧郎到了老年還多情,一夜之間就用剪刀把剛開的花減掉,在酒宴前還要面對著斷腸花,人會流淚,花也不想被人摘去,到了第二天酒醒的時候就會看見花已經落了一地。

註釋
天仙子:詞牌名。唐教坊舞曲。
化工:天工。指大自然的創造。這裡指及時開放的鮮花。
穀雨:二十四節氣之一,在清明之後。時當陰曆三月,是牡丹花開的節候。
剪刀收玉蕊:以剪刀剪枝喻張先老年娶妾。
斷腸紅:斷腸花。此處借喻張先所娶之妾。
明日酒醒應滿地:可能從張先《天仙子·水調數聲持酒聽》詞末句“明日落紅應滿徑”變化而來。滿地,指落花遍地。

參考資料:

1、葉嘉瑩.歷代名家詞新釋輯評叢書蘇軾詞新釋輯評. 北京:中國書店出版社,2003年1月1日:164-166 2、石聲淮 、唐玲玲 .東坡樂府編年箋註.北京: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1990年:517-518

賞析

  上片寫尋花,以喻張先千方百計物色美妾。詞中作者純用比興,沒有用一字道破張先物色美妾這件事實。那個“走馬採花”者,即指積極物色美妾人選的張先。“千回來繞百回看,蜂作婢。鶯為使”。則寫張先的千方百計與不厭其煩。這些比喻性的敘寫,很有些漫畫化,帶有某種諷刺意味。此外,說出“人與化工俱不易”這樣的冷唆語,對“穀雨清明”這種花開時節,又說是“空屈指”,清明、穀雨時本來是鮮花盛開的時候,然而這個季節卻看不到花,體現了作者這一現象的惋惜之情,其中也不無譏嘲的成分。人的“不易”,表現於“走馬”來探,在“屈指”計算哪天是清明和穀雨。化工的“不易”,表現於打發蜂婢鶯使千繞百看。這裡置“穀雨”於“清明”之前,是為了適應詞的平仄規律,《天仙子》第六句的前四字必須是先兩個仄聲、後兩個平聲;“穀雨”是仄聲,“清明”是平聲,所以說“穀雨清明”而不說“清明穀雨”。

  下片寫面對花,說明張先買妾如願以償,而其妾則很可悲。在寫法上也略有變化,除了比喻之外,還用了典故。以“白髮盧郎”這一典故暗寫張先老年娶妾,實在貼切不過。“情未已”三字,是貫穿全詞的線索,它與“白髮”形成對照,同樣暗寓譏諷之意。“一夜剪刀收玉蕊”一句,緊承前句,固然寫出張先買妾如願之事,也暗含作者對鮮花受摧折的惋惜。以下用“斷腸紅”、“人有淚”、“花無意”等意象,略帶悲劇色彩,似乎更鮮明地表現了作者對受害女子的深切同情,客觀上也多少增強了對封建制度下不相稱的婚姻的諷刺力量。

  此詞詠的是好容易盼到花開,開的花卻被一個老翁剪去,糟蹋了花。上片寫人們盼花開的心切,下片寫花被糟蹋以後人們的難過。實在當是惋惜一個少女被一個全不相稱的人霸佔。

參考資料:

1、葉嘉瑩.歷代名家詞新釋輯評叢書蘇軾詞新釋輯評. 北京:中國書店出版社,2003年1月1日:164-166 2、石聲淮 、唐玲玲 .東坡樂府編年箋註.北京: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1990年:517-518

創作背景

  張先是北宋詞壇名家,亦富詩才。晚年與通判杭州的蘇軾有交往。蘇軾《詩集》卷十一有詩《張子野年八十五,尚聞買妾,述古令作詩》一首,用張子野的故事諷刺張先晚年買妾,詩編在宋神宗熙寧六年(1073年)十月,本詞應當與詩作於同時。   

參考資料:
1、葉嘉瑩.歷代名家詞新釋輯評叢書蘇軾詞新釋輯評. 北京:中國書店出版社,2003年1月1日:164-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