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 >> 古詩文 宋詞三百首

三五七言 / 秋風詞


唐代 / 李白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三五七言 / 秋風清拼音版注音

qiū fēng qīng , qiū yuè míng ,

秋風清,秋月明,

luò yè jù huán sàn , hán yā qī fù jīng 。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xiāng sī xiāng jiàn zhī hé rì ? cǐ shí cǐ yè nán wéi qíng !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rù wǒ xiāng sī mén , zhī wǒ xiāng sī kǔ ,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cháng xiāng sī xī cháng xiàng yì , duǎn xiāng sī xī wú qióng jí ,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zǎo zhī rú cǐ bàn rén xīn , hé rú dāng chū mò xiāng shí 。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詩文翻譯

秋風凌清,秋月明朗。

風中的落葉時聚時散,寒鴉本已棲息,又被明月驚起。

朋又盼著相見,卻不知在何日,這個時節,這樣的夜晚,相思夢難成。

走入相思之門,知道相思之苦,

永遠的相思永遠的回憶,短暫的相思卻也無止境,

早知相思如此的在心中牽絆,不如當初就不要相識。

注釋

落葉聚還(huán)散:寫落葉在風中時而聚集時而揚散的情景。

寒鴉:《本草綱目》:“慈鳥,北人謂之寒鴉,以冬日尤盛。”

絆(bàn):牽絆,牽扯,牽掛。

創作背景

《三五七言 / 秋風詞》是一篇言情之作。根據安旗《李白全集編年註釋》,此詩當作於唐肅宗至德元年(756年)。前人也有認為此詩是早於李白的鄭世翼所作,但反對者多。

詩文賞析

《三五七言 / 秋風詞》寫在深秋的夜晚,詩人望見了高懸天空的明月,和棲息在已經落完葉子的樹上的寒鴉,也許在此時詩人正在思念一箇舊時的戀人, 此情此景, 不禁讓詩人悲傷和無奈。這是典型的悲秋之作,秋風、秋月、落葉、寒鴉烘托出悲涼的氛圍 加上詩人的奇麗的想象,和對自己內心的完美刻畫讓整首詩顯的悽婉動人。

此詩的體式許多人認為很像一首小詞,具有明顯的音樂特性。趙翼的《陔餘叢考》卷二十三雲:“三五七言詩起於李太白:‘秋風清,秋月明。……’此其濫觴也。劉長卿《送陸澧》詩云:‘新安路,人來去。早潮復晚潮,明日知何處?潮水無情亦解歸,自憐長在新安住。’宋寇萊公《江南春》詩云:‘波渺渺,柳依依。孤林芳草遠,斜日沓花飛。江南春盡離腸斷,蘋滿汀洲人未歸。’……”指出了它和“江南春”詞牌的淵源關係。南宋鄧深曾依此調式填寫詞作,名為“秋風清”。清人還把李白這首詩當作是一首創調詞而收入《欽定詞譜》,雲:“本三五七言詩,後人採入詞中。”

此詩只題作“三五七言”而不言及詩歌內容主題,可知詩人的創作意圖本是偏重作品的形式特徵,即只要滿足全篇兩句三言、兩句五言、兩句七言的體式要求就能成詩了。可以說,詩題中已經包含了明確的詩體形式內涵。嚴羽的《滄浪詩話》中的“詩體”一章就說道:“有三五七言。”自注雲:“自三言而終以七言,隋世鄭世翼有此詩:‘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郭紹虞先生校釋曰:“滄浪所謂鄭世翼有三五七言,不知何據。案《詩人玉屑》無‘秋風清’以下各句,以從《玉屑》為是。‘秋風清’云云,見《李太白集》,當是李作。”

但李白這首詩也不能算是創體之作,因為初唐時僧人義淨作有一首《在西國懷王舍城》,此詩因其體式特徵而名為《一三五七九言》。李白的《三五七言》只是《一三五七九言》的變體,省去起首的“一言”和收尾的“九言”,即為“三五七言”。王昆吾在《唐代酒令藝術》中論證義淨詩為“唱和之作”。李白這首《三五七言》可能也是他與其他詩人的“唱和詩”。“三五七言”是對所酬和詩歌格式的限制,這是一個“總題”,眾人在具體創作時可根據所寫內容再命一個相應的詩題。

此詩即使不是創體之作,也是李白最終確立了“三三五五七七”格式作為一種獨特的曲辭格甚至成為一種時興詩體的地位。這不僅是因為他借鑑和總結了許多人應用三五七字句式的經驗,更得力於他自身歌辭創作中靈活運用此類格式的實踐體悟,因而他的《三五七言》能表現出“哀音促節,悽若繁弦”(《唐宋詩醇》卷八)的藝術魅力。

宋詞三百首推薦

      Copyright © 2020 三度漢語網 版權所有

      聲明: 本站三度漢語網 文章來自網路搜集整理 如果有異議 請聯絡我們 本站為非贏利性網站 暫不接受任何贊助和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