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英語名言

[拼音]:Huang Tingjian

健康英語名言

北宋詩人、書法家。字魯直,號山谷,又號涪翁。洪州分寧(今江西修水)人。其父黃庶是專學杜甫的詩人,舅父李常是藏書家。黃庭堅自幼好學,博覽經史百家。英宗治平四年(1067)登進士第。神宗熙寧時期,黃庭堅先後任汝州葉縣(今屬河南)尉、北京(今河北大名)國子監教授。元豐三年(1080)知吉州太和縣(今屬江西),政令清簡平易。七年,移監德州德平鎮。元祐時入京編修《神宗實錄》,其間蘇軾知貢舉,曾聘為參詳官。《實錄》修成,黃庭堅遷起居舍人。紹聖時新黨章惇、蔡卞等用事,迫害元祐舊臣,黃庭堅被劾修實錄誣枉,責貶涪州(今四川涪陵)別駕、黔州(今四川彭水)安置,後移戎州(今四川宜賓)。徽宗即位,受命內遷,又因趙挺之排擠,被除名編管宜州(今廣西宜山),死於貶所。

黃庭堅為“蘇門四學士”之首。他的政治態度與蘇軾相近,他不大讚成王安石變法,但關心國事,同情人民,為人有抱負,有識見,講操守。“丈夫存遠大,胸次要落落”,“今年貧到骨,豪氣似元龍”(《次韻楊明叔見餞》),可看作他的自我寫照。他身臨逆境。能安貧樂賤,泰然自處,“不以得喪休慼芥蒂其中”(《豫章先生傳》)。一生承受了儒學思想的影響,對禪學也濡染較深。

黃庭堅在《答洪駒父書》中說:“自作語最難,老杜作詩,退之作文,無一字無來處”,“雖取古人之陳言入於翰墨,如靈丹一粒,點鐵成金也。”《冷齋夜話》還載有黃庭堅的“奪胎換骨”法,被江西詩派奉為“創作綱領”,曾對後來作者發生過消極影響。其實,“奪胎換骨”說,不見於山谷的著作中,未必是他詩歌創作的重要主張。而在談論點鐵成金的那封信中他還說:“凡作一文,皆須有宗有趣”,即自有主旨;又說“古之能為文章者,真能陶冶萬物”。正因作者自有主旨,所以雖取古人陳言,只是作為供陶冶之物。所以他的論文並不忽視社會作用,認為文章應“規摹遠大,必有為而後作”(《王定國文集序》)。以此他讚佩杜詩“善陳時事”(《潘子真詩話》引)。對理與辭的關係,肯定“以理為主,理得而辭順”(《與王觀復書》)。他又認為“詩者人之情性”(《書王知載朐山雜詠後》),“文章本心術,萬古無轍跡”(《寄晁元忠》)。黃庭堅還說過“好作奇語,自是文章病”,“無斧鑿痕,乃為佳耳”(《與王觀復書》)的話,主張“矢詩寫予心,莊語不加綺”(《次韻定國聞蘇子由臥病績溪》),“不雕而常自然”(《蘇李畫枯木道士賦》)。這兩方面的看法自然都不能不影響到他的創作實踐。

黃庭堅有“文章最忌隨人後”(《贈謝敞王博喻》),“自成一家始逼真”(《題樂毅論後》)的名言,矢志在詩歌上“獨闢門戶”。終於以其獨特的詩歌風貌卓然自立,與蘇軾並稱“蘇黃”。並被後人奉為江西詩派的開山祖師。他存詩一千五、六百首,內容豐富。黃庭堅關心現實。對百姓疾苦深表同情。早年寫過著名的《流民嘆》,任太和令時曾深入山區察訪鄉農,寫了《上大蒙籠》、《勞坑入前城》等描寫人民疾苦真切的詩篇。他慨嘆“民病我亦病”,提出了“年豐村落罷追胥”(《次韻寅庵》),“要使鰥寡無顰呻”(《贈送張叔和》)的願望,盛讚友人“不以民為梯,俯仰無所怍”(《寄李次翁》)的品德,體現了憐貧恤苦的愛民思想。黃庭堅也有關注國防問題的愛國詩篇,如《次韻遊景叔聞洮河捷報》、《和遊景叔月報三捷》等詩,熱情地表彰邊將戰功。《送範德儒知慶州》、《次韻奉答吉鄰機宜》,以奮發的激情勉勵友人為保衛疆防貢獻才智。

黃庭堅的詩往往具有超邁的識見和襟懷。北宋後期黨爭劇烈,倉皇反覆,黃庭堅也牽連其中,備受其害,卻能破除門戶之見,較為公正地看待問題。如在《次韻子由績溪病起》、《再作答徐天隱》、《病起荊江亭即事》等詩中,曾針對黨爭的偏見,提出了“人材包新舊,王度濟寬猛”,“開納傾萬方,皇極運九疇”,“不須要出我門下,實用人材即至公”的可貴見解。黃庭堅政治上的升沉雖與元祐舊僚連在一起,但在《次韻王荊公題西太一宮壁》、《有懷半山老人再次韻》等詩中卻能對王安石的人品和新學,給以公允的評價。

寫景、寄識、遣懷、贈答、題畫等類抒情詩,最能體現黃庭堅的藝術匠心和獨創個性。如古體詩《題竹石牧牛》、《次韻子瞻寄眉山王宣義》,以命意新穎、筆力奇崛見稱。七言律絕詩,如《登快閣》寫灑脫襟懷,《寄黃幾復》寫友情,《病起荊江亭即事》詠時事,《雨中登岳陽樓望君山》描摹江南勝景,《過平輿懷李子先》抒發思歸情懷,《清明》寄託世事人生的感慨等,大都思致幽遠,情趣深濃,能給人以美感享受,是歷來深受讚賞的佳篇。

由於黃庭堅胸襟曠達,學識淵博,功力深厚,創作態度謹嚴,因而在詩歌創作上確能獨樹一幟,有鮮明的個性。他的詩立意曲深,富有思致,耐人尋繹;章法細密,線索深藏,起結無端,出人意表;講究烹煉句法,點石化金,下語奇警,使人驚異,所謂“用一事如軍中之令,置一字如關門之鍵”(《跋高子勉詩》),隻字半句不輕出;在語言上,“洗盡鉛華,獨標雋旨,凡風雲月露與夫體近香奩者,洗剝殆盡”(陳豐《辨疑》)。黃庭堅長於點化辭語,鍛造句法,如“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寄黃幾復》),“心猶未死杯中物,春不能朱鏡裡顏”(《次韻柳通叟寄王文通》),“魚遊悟世網,鳥語入禪味”(《又答斌老病癒遣悶》),“翩翩佳公子,為政一窗碧”(《詠竹》),都是下字奇警的名句。黃庭堅把杜甫、韓愈偶一為之的拗句、拗律的體制加以發展,大量運用,以音調反常、名法更變的辦法,使詩格變得拗峭挺拔。如“酒船漁網歸來是,花落故溪深一篙”(《過平輿懷李子先》);“石吾甚愛之,勿遣牛礪角,牛礪角尚可,牛鬥殘我竹”(《題竹石牧牛》);真所謂“奇健之氣,拂拂意表”(劉壎《隱居通議》卷八)。黃庭堅這些避熟就生、翻新出奇的詩法,矯正了晚唐、西崑的熟滑麗靡,形成了以瘦硬峭拔為主調,而兼有老樸沉雄的獨特詩風。方東樹對此譽為“英筆奇氣,傑句高境,自成一家”(《昭昧詹言》卷十)。

健康英語名言

健康英語名言

不過,黃庭堅生活視野不廣,又過多地從技巧上下力,講究用字有來處,力求以故為新,“寧律不諧,而不使句弱,用字不工,不使語俗”(《題意可詩後》),這就不免有晦澀生硬之弊,而一些學步者“未得其所長,而先得其所短”(《歲寒堂詩話》),變本加厲地發展了他的弱點。這就使江西詩風引起了人們的不滿和譏評。王若虛說:“山谷之詩有奇而無妙,有斬絕而無橫放,鋪張學問以為富,點化陳腐以為新,而渾然天成、如肺肝中流出者不足也。此所以力追東坡而不及歟!”(《滹南詩話》)這段話評議黃庭堅詩歌的缺點,是比較中肯的。

黃庭堅寫詞不像寫詩那樣謹嚴用力,今存詞約180餘首,藝術琢煉頗不平衡。部分作品接近柳永,多寫花月豔情、傷別、狎妓,有的流於猥褻,與其詩絕少寫戀情大異其趣。有人曾警告他寫這類詞,“當下犁舌之獄”(《小山集序》),足見其早年詞風。

他的另一部分詞作,以疏宕灑脫見長,時有豪邁氣象。如〔念奴嬌〕《斷虹霽雨》、〔水調歌頭〕《瑤草一何碧》寫謫居生涯,〔定風波〕《萬里黔中一漏天》寫傲兀不羈的性格,〔青玉案〕《煙中一線來時路》寫兄弟間的離別情懷,都筆力峭拔。此外如“落日塞垣路,風勁戛貂裘”(〔水調歌頭〕),“平坡駐馬,虛弦落雁,思臨虜帳”(〔水龍吟〕),或寫塞垣風光,或寫守邊壯志,語言氣格清壯明暢,可以看出蘇軾的影響。

黃庭堅工書法,兼擅行、草。初以周越為師,後取法顏真卿及懷素,受楊凝式影響,尤得力於《瘞鶴銘》。以側險取勝,縱橫奇倔,自成風格。

黃庭堅的著述,常見的有《豫章先生文集》30卷,《四部叢刊》本,詩文兼收;《山谷全集》39卷,《四部備要》本,只收詩賦,宋任淵、史容等箋註。另還有清同治重刊《山谷全書》,乾隆庚子刊《豫章先生遺文》。詩有龍榆生點校《豫章黃先生詞》、研究資料有傅璇琮編《黃庭堅和江西詩派卷》。

參考文章

黃庭堅拜船工為師保健養生黃庭堅名言名句大全名言名句

上一篇: 關於快樂讀書的名言

下一篇:關於堅持的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