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蟲記裡的優美句子

1、一個神聖甲蟲的地穴不久就被找到了,或者你也知道,它的土穴上面,總會有一堆新鮮的泥土積在上面。我的同伴用我的小刀鏟向地下拼命的掘,我則伏在地上,因為這樣容易看見有什麼東西被掘出來。一個洞穴掘開,在潮溼的泥土裡,我發現了一個精製的梨。我真是不會忘記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一個母甲蟲的奇異的工作呢!當挖掘古代埃及遺物的時候,如果我發現這神聖甲蟲是用翡翠雕刻的,我的興奮卻也不見得更大呢。

2、蟲,與蟬一樣,很能引起人的興趣,但不怎麼出名,因為它不能唱歌。如果它也有一種鈸,它的聲譽,應比有名的音樂家要大得多,因為它在形狀上與習慣上都十分的不平常。它將是一名出色的樂手。

3、見過螳螂的人,都會十分清楚地發現,它的纖細的腰部非常的長。不光是很長,還特別的有力呢。與它的長腰相比,螳螂的大腿要更長一些。而且,它的大腿下面還生長著兩排十分鋒利的像鋸齒一樣的東西。在這兩排尖利的鋸齒的後面,還生長著一些大齒,一共有三個。總之,螳螂的大腿簡直就是兩排刀口的鋸齒。當螳螂想要把腿摺疊起來的時候,它就可以把兩條腿分別收放在這兩排鋸齒的中間,這樣是很安全的,不至於自己傷到自己。

4、梨緊貼著地板的部分,已經敷上了細沙。其餘的部分,也已磨光得像玻璃一樣,這表明它還沒有把梨子細細的滾過,不過是塑成形狀罷了。

5、自此它們各自開始管理自己的家和自己的利益了。它們彼此之間也就不相互照應了。

6、在六種園蛛中,通常歇在網中央的只有兩種,那就是條紋蜘蛛和絲光蜘蛛。它們即使受到烈日的焦灼,也絕不會輕易離開網去陰涼處歇一會兒。至於其他蜘蛛,它們一律不在白天出現。它們自有辦法是工作和休息兩個互不相誤,在離開它們的網不遠的地方,有一個隱蔽的場所,是用葉片和線捲成的。白天它們就躲在這裡面,靜靜地,讓自己深深地陷入沉思中。

7、蜂的卵總是放在蜘蛛的身上的某一部分的。蜂卵的包含頭的一端,放在靠近蜘蛛最肥的地方。這對於幼蟲是很好的。因為,一經孵化以後,幼蟲就可以直接吃到最柔軟、最可口和最有營養的食物了。因此,這是一個很聰明的主意。應該說,大自然賦予了黃蜂一種相當巧妙的天性。這樣的一個有經濟頭腦的動物,一口食物也不浪費掉。等到它完全吃光這個蜘蛛的時候,一堆蜘蛛什麼也剩不下來了。這種大嚼的生活要經過八天到十天之久。

8、身材小的想要到達這個井邊,就偷偷從蟬的身底爬過,而主人卻很大方地抬起身子,讓它們過去。大的昆蟲,搶到一口,就趕緊跑開,走到鄰近的枝頭,當它再轉回頭來時,膽子比從前變大來了,它忽然就成了強盜,想把蟬從井邊趕走。

9、能夠很容易的在穴道內爬上爬下,對於它是很重要的,因為當它爬出去到日光下的時候,它必須知道外面的氣候如何。所以它要工作好幾個星期,甚至一個月,才做成一道堅固的牆壁,適宜於它上下爬行。在隧道的頂端,它留著手指厚的一層土,用以保護並抵禦外面空氣的變化,直到最後的一霎那。只要有一些好天氣的訊息,它就爬上來,利用頂上的薄蓋,以便測知氣候的狀況。但那個可憐的蝗蟲移動到螳螂剛好可以碰到它的時候,螳螂就毫不客氣,一點兒也不留情地立刻動用它的武器,用它那有力的“掌”重重地擊打那個可憐蟲,再用那兩條鋸子用力的把它壓緊。於是,那個小俘虜無論怎樣頑強抵抗,也無濟於事了。接下來,這個殘暴的惡魔鬼勝利者便開始咀嚼它的戰利品了。它肯定是會感到十分得意的。就這樣,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地對待敵人,是螳螂永不改變的信條。

10、玻璃池塘的水中原本潛伏著一打水甲蟲,它們游泳的姿態激起了我極大的興趣。有一天,我無意中撒下兩把石蠶,正好被潛在石塊旁的水甲蟲看見了,它們立刻游到水面上,迅速地抓住了石蠶的小鞘,裡面的石蠶感覺到此次攻擊來勢凶猛,不易抵抗,就想出了金蟬脫殼的妙計,不慌不忙地從小鞘裡溜出來,一眨眼間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11、臂,其實是最可怕的利刃,無論什麼東西經過它的身邊,它便立刻原形畢露,用它的凶器加以捕殺。

12、泥水匠蜂的窠巢是利用硬的灰泥製做而成的。一般它的巢都圍繞在樹枝的四周。由於是灰泥組成的,所以它就能夠非常堅固地附著在上面。但是,泥水匠蜂的窠巢,只是用泥土做成的,沒有加水泥,或者是其它什麼更能讓它堅固的基礎。那麼,它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呢?

13、蟬與我“比鄰相守”,到現在已有十五年了,每個夏天差不多有兩個月之久,“它們總不離我的視線,而歌聲也不離我的耳畔”。

14、池水通過小小的渠道緩緩地流入附近的田地,那兒長著幾棵赤楊,我又在那兒發現了美麗的生物,那是一隻甲蟲,像核桃那麼大,身上帶著一些藍色。那藍色是如此的賞心悅目,使我聯想起了那天堂里美麗的天使,她的衣服一定也是這種美麗的藍色。我懷著虔誠的心情輕輕地捉起它,把它放進了一個空的蝸牛殼,用葉子把它塞好。我要把它帶回家中,細細欣賞一番。

15、到了十一月,它們開始在松樹的高處,木枝的頂端築起冬季帳篷來。它們用絲織的網把附近的松葉都網起來。樹葉和絲合成的建築材料能增加建築物的堅固性。全部完工的時候,這帳篷的大小相當於半加侖的容積,它的形狀像一個蛋。巢的中央是一根乳白色的極粗的絲帶,中間還夾雜著綠色的松葉。頂上有許多圓孔,是巢的門,毛毛蟲們就從這裡爬進爬出。在矗立在帳外的松葉的頂端有一個用絲線結成的網,下面是一個陽臺。松毛蟲常聚集在這兒晒太陽。它們晒太陽的時候,像疊羅漢似的堆成一堆,上面張著的絲線用來減弱太陽光的強度,使它們不至於被太陽晒得過熱。

16、動物的本能是不能改變的。經驗不能指導它們;時間也不能使它們的無意識有一絲一毫的覺醒。如果它們只有單純的本能,那麼,它們便沒有能力去應付大千世界,應付大自然環境的變化。環境是要經常有所變化的,意外的事情有很多,也時常會發生,正因為如此,昆蟲需要具備一種特殊的能力,來教導它,從而讓它們自己能夠清楚什麼是應該接受的,什麼又是應該拒絕的。它需要某種指導。這種指導,它當然是具備的,不過,智慧這樣一個名詞,似乎太精細了一點,在這裡是不適用的。於是,我預備叫它為辨別力。

17、從前埃及人想象這個圓球是地球的模型,蜣螂的動作與天上星球的運轉相合。他們以為這種甲蟲具有這樣多的天文學知識,因而是很神聖的,所以他們叫它“神聖的甲蟲”。同時他們又認為,甲蟲拋在地上滾的球體,裡面裝的是卵子,小甲蟲是從那裡出來的。但是事實上,這僅是它的食物儲藏室而已。裡面並沒有卵子。

18、然後,它會表演一種奇怪的體操,身體騰起在空中,只有一點固著在舊皮上,翻轉身體,使頭向下,花紋滿布的翼,向外伸直,竭力張開。

19、在水面上,我們可以看到一堆閃著亮光的“蚌蛛”在打著轉,歡快地扭動著,不對,那不是“蚌蛛”,其實那是豉蟲們在開舞會呢!離這兒不遠的地方,有一隊池鰩正在向這邊游來,它們那傍擊式的泳姿,就像裁縫手中的縫針那樣迅速而有力。

20、如果我把竹蜂的小房間拿開,我便可以觀察到掘地蜂的家了。在一些小房間中居住著正在成長之中的昆蟲。還有一部分小房間中,住滿了掘地蜂的幼蟲。也有一些小房間中,大多數是藏著一個蛋形的殼。這種殼分成了好幾節,上面還有突出來的呼吸孔。這種殼特別的薄,而且還很脆,非常易碎。它的顏色是琥珀色的,非常透明。因此,從外邊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裡面有一個已經發育完全的蜂蟎在掙扎著,好像極其渴望自由,希望能早日從裡面解放出來。

21、在幼蟲吸食蜜蜂卵的過程中,儲備在蜂卵周圍的甜美的蜜汁,卻一點兒也誘惑不了貪吃的蜂蟎幼蟲,它理都不理睬一下,也不去碰它們一下。因此,可以這樣講,蜜蜂的卵對於蜂蟎幼蟲而言,是絕對重要的,它是幼蟲的必需食品。因而小小的蜂卵,不僅僅可以當作蜂蟎幼蟲的一葉小舟,使得它在蜜湖中安全地行進,更重要的是,它還是幼蟲相當有營養的食品,為幼蟲的茁壯成長提供條件。

22、它們身體鼓鼓的,像半粒豌豆,鞘翅光滑或有絨毛,通常黑色的鞘翅上有紅色或黃色的斑紋,或紅色、黃色的鞘翅上有黑色的斑紋,但有些瓢蟲,鞘翅黃色、紅色或棕色,沒有斑點,這些鮮豔的顏色具有警戒的做用,可以嚇退天敵。

23、不過,石蠶並不是十分擅長游泳的水手,它轉身或拐彎的動作看上去很笨拙。這是因為它只靠著那伸在鞘外的一段身體作為舵槳,再也沒有別的輔助工具了,當它享受了足夠的陽光後,它就縮回前身,排出空氣,漸漸向下沉落了。

24、它真是凶猛如餓虎,殘忍如妖魔,它是專食活的動物的。看來,在它溫柔的面紗下,隱藏著十分嚇人的殺氣。

25、蟬與我“比鄰相守”,到現在已有十五年了,每個夏天差不多有兩個月之久,“它們總不離我的視線,而歌聲也不離我的耳畔”。表達出作者對蟬的喜愛之情。

26、在池塘的深處,水甲蟲在活潑地跳躍著,它的前翅的尖端帶著一個氣泡,這個氣泡是幫助它呼吸用的。它的胸下有一片胸翼,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像佩帶在一個威武的大將軍胸前的一塊閃著銀光的胸甲。在水面上,我們可以看到一堆閃著亮光的“蚌蛛”在打著轉,歡快地扭動著,不對,那不是“蚌蛛”,其實那是豉蟲們在開舞會呢!離這兒不遠的地方,有一隊池鰩正在向這邊游來,它們那傍擊式的泳姿,就像裁縫手中的縫針那樣迅速而有力。

27、我已經說過,古代埃及人以為神聖甲蟲的卵,是在我剛才敘述的圓球當中的。這個已經我證明不是如此。關於甲蟲被放卵的真實情形,有一天碰巧被我發現了。

28、人不能在生命的旅程中一遇到攔路的荊棘,就把生命當成笨重礙事、一文不值的東西扔掉。

29、甲蟲開始是做一個完整的球,然後環繞著梨做成一道圓環,加上壓力,直至圓環成為一條深溝,做成一個瓶頸似的樣子。這樣,球的一端就做出了一個凸起。在凸起的中央,再加壓力,做成一個火山口,即凹穴,邊緣是很厚的,凹穴漸深,邊緣也漸薄,最後形成一個袋。它把袋的內部磨光,把卵產在當中,包袋的口上,即梨的尾端,再用一束纖維塞住。

30、當我考察它們的儲藏室時,我是用手斧來“開掘”的。這個開掘用在這裡很生動。

31、當那個可憐的蝗蟲移動到螳螂剛好可以碰到它的時候,螳螂就毫不客氣,一點兒也不留情地立刻動用它的武器,用它那有力的“掌”重重的地擊打那個可憐蟲,再用那兩條鋸子用力地把它壓緊。於是,那個小俘虜無論怎樣頑強抵抗,也無濟於事了。接下來,這個殘暴的魔鬼勝利者便開始咀嚼它的戰利品了。它肯定是會感到十分得意的。就這樣,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地對待敵人,是螳螂永不改變的信條。

32、當我面對池塘,凝視著它的時候,我可從來都不覺得厭倦。在這個綠色的小小世界裡,不知道會有多少忙碌的小生命生生不息。在充滿泥濘的池邊,隨處可見一堆堆黑色的小蝌蚪在暖和的池水中嬉戲著,追逐著;有著紅色肚皮的蠑螈也把它的寬尾巴像舵一樣地搖擺著,並緩緩地前進;在那蘆葦草叢中,我們還可以找到一群群石蠶的幼蟲,它們各自將身體隱匿在一個枯枝做的小鞘中——這個小鞘是用來作防禦天敵和各種各樣意想不到的災難用的。

33、石蠶原本是生長在泥潭沼澤中的蘆葦叢裡的。在許多時候,它依附在蘆葦的斷枝上,隨蘆葦在水中漂泊。那小鞘就是它的活動房子,也可以說是它旅行時隨身帶的簡易房子。

34、當一個人決定要征服黃蜂的巢時,如果他的這一舉動,沒有經過謹慎而細緻的思考的話,那麼這種行動簡直就是一種冒險的事情。半品脫的石油,九寸長的空蘆管,一塊有相當堅實度的粘土,這些構成了我的全部武器裝備。還有一點必須提到的是,以前的幾次小小的觀察研究,稍稍積累了一點兒成功的經驗。這所有的一切物品與經驗對我而言,是最簡單,同時也是再好不過了。

35、一個生命的完結,卻是另一個新生命的開始,宇宙自有一套生生不息的定律。

36、如果我們慢慢地,稍稍掘開堤的表面,我們就會驚奇地發現更多有趣的東西。在八月之初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頂上有一層的小房間,它們的樣子和底下的蜂巢相比,大不一樣,相差甚遠。之所以有這種區別,主要是因為這是由兩種不一樣的蜂建造而成的。其中有一種是已經在前面提到過的掘地蜂,另外一種,有一個很動聽的名字,叫竹蜂。

37、當第一次脫皮時,這個小昆蟲還未長成完全的甲蟲,雖然全部甲蟲的形狀,已經能辨別出來了。很少有昆蟲能比這個小動物更美麗,翼盤在中央,像摺疊的寬闊領帶,前臂位於頭部之下。半透明的黃色如蜜的色彩,看來真如琥珀雕成的一般。它差不多有四個星期保持這個狀態,到後來,重新再脫掉一層皮。這時候它的顏色是紅白色,在變成檀木的黑色之前,它是要換好幾回衣服的,顏色漸黑,硬度漸強,直到披上角質的甲冑,才是完全長成的甲蟲。然後,它會表演一種奇怪的體操,身體騰起在空中,只有一點固著在舊皮上,翻轉身體,使頭向下,花紋滿布的翼,向外伸直,“竭力”張開。這個竭力開竅得很貼切。

38、我認識一個牧羊的小孩子,他在空閒的時候,常來幫助我。有一次,在六月的一個禮拜日,他到我這裡來,手裡拿著一個奇怪的東西,看起來好像一隻小梨,但已經失掉新鮮的顏色,因腐朽而變成褐色。但摸上去很堅固,樣子很好看,雖然原料似乎並沒有經過精細的篩選。他告訴我,這裡面一定有一個卵,因為有一個同樣的梨,掘地時被偶然弄碎,裡面藏有一粒像麥子一樣大小的白色的卵。

39、螳螂的巢,大小約有一兩寸長,不足一寸寬。巢的顏色是金黃色的,樣子很像一粒麥子。這種巢是由一種泡沫很多的物質做成的。但是,不久以後,這種多沫的物質就逐漸變成固體了,而且慢慢地變硬了。如果燃燒一下這種物質,便會產生出一種像燃燒絲質品一樣的氣味兒。螳螂巢的形狀各不相同。這主要是因為巢所附著的地點不同,因而巢隨著地形的變化而變化,會有不同形狀的巢存在。但是,不管巢的形狀多麼幹變萬化,它的表面總是凸起的。這一點是不變的。

40、在南方有一種昆蟲,與蟬一樣,很能引起人的興趣,但不怎麼出名,因為它不能唱歌。如果它也有一種鈸,它的聲譽,應比有名的音樂家要大得多,因為它在形狀上與習慣上都十分的不平常。它將是一名出色的樂手。

41、野蠻的水甲蟲還在繼續凶狠地撕扯著小鞘,直到知道早已失去了想要的食物,受了石蠶的騙,這才顯出懊惱沮喪的神情,無限留戀又無可奈何地把空鞘丟下,去別處覓食了。

42、很少有昆蟲能比這個小動物更美麗,翼盤在中央,像摺疊的寬闊領帶,前臂位於頭部之下。

43、不久,又有一種突然的改變發生了。從前犧牲一切的母親,現在對於家族的利益,已不再那麼關心了。

44、螳螂是一種美麗的昆蟲,它像一位身材修長的少女。在烈日的草叢中它儀態端莊,嚴肅半立前爪像人的手臂一樣伸向天空,活脫脫一副很誠心誠意的禱告姿勢。

45、你有一處建在房子裡面的小池塘嗎?在那個小池塘裡,你可以隨時觀察水中生物生活的每一個片斷。

46、卵是被放在梨的比較狹窄的一端的。每個有生命的種子,無論植物或動物,都是需要空氣的,就是鳥蛋的殼上也分佈著無數個小孔。假如蜣螂的卵是在梨的最後部分,它就悶死了,因為這裡的材料粘得很緊,還包有硬殼。所以母甲蟲預備下一間精製透氣的小空間,薄薄的牆壁,給它的小蠐螬居住,在它生命最初的時候,甚至在梨的中央,也有少許空氣,當這些已經不夠供給柔弱的小蠐螬消耗,它要到中央去吃食,已經很強壯,能夠自己支配一些空氣了。

47、假使那賊安然逃走了,主人艱苦做起來的東西,只有自認倒黴。它揩揩頰部,吸點空氣,飛走,重新另起爐灶。

48、有的時候,蜣螂好像是一個善於合作的動物,而這種事情是常常發生的。當一個甲蟲的球已經做成,它離開它的同類,把收穫品向後推動。一個將要開始工作的鄰居,看到這種情況,會忽然拋下工作,跑到這個滾動的球邊上來,幫球主人一臂之力。它的幫助當然是值得歡迎的。但它並不是真正的夥伴,而是一個強盜。要知道自己做成圓球是需要苦工和忍耐力的!而偷一個已經做成的,或者到鄰居家去吃頓飯,那就容易多了。有的賊甲蟲,用很狡猾的手段,有的簡直施用武力呢!

49、老師把玻璃管直立放在太陽晒不到的地方,有在另一個玻璃管中只放肉塊,可一比較看看結果。

50、目前雖然母甲蟲對家族漠不關心,但我們都不能因此而忘記它四個月來辛辛苦苦的看護,除掉蜜蜂、黃蜂、螞蟻等外來的干涉和侵犯。

51、第二天早晨,我看到溫暖耀眼的陽光已經落在玻璃罩上了。這些工作者們已經成群地由地下上來,急於要出去尋覓它們的食物。但是,它們一次又一次地撞在透明的“牆壁”上跌落下來,重新又上來。就這樣,成群地團團飛轉不停地嘗試,絲毫不想放棄。其中有一些,舞跳得疲倦了,脾氣暴躁地亂走一陣,然後重新又回到住宅裡去了。有一些,當太陽更加熾熱的時候,代替前者來亂撞。就這樣輪換著倒班。但是,最終沒有一隻黃蜂大智大勇,能夠伸出手足,到玻璃罩四周的邊沿下邊抓、挖泥土,開闢新的謀生之路。這就說明它們是不能設法逃脫的。它們的智慧是多麼有限啊。

52、螳螂天生就有著一副嫻美而且優雅的身材。不僅如此,它還擁有另外一種獨特的東西,那便是生長在它的前足上的那對極具殺傷力,並且極富進攻性的衝殺、防禦的武器。而它的這種身材和它這對武器之間的差異,簡直是太大了,太明顯了,真讓人難以相信,它是一種溫存與殘忍並存的小動物。

53、舍腰蜂的巢穴的形狀和一個圓筒子差不多。它的口稍微有點兒大,底部又稍小一些。大的有一寸多長,半寸多寬,蜂巢有一個非常別緻的表面,它是經過了非常仔細的粉飾而形成的。在這個表面上,有一列線狀的凸起圍繞在它的四周,就好像金線帶子上的線一樣。每一條線,就是建築物上的一層。這些線的形狀,是由於用泥土蓋起每一層已經造好的巢穴而顯露出來的。數一數它們,就可以知道,在黃蜂建築它的時候,來回旅行了一共有多少次。它們通常是十五到二十層之間。每一個巢穴,這位辛辛苦苦的不辭辛勞的建築家在建築它時,大概須用二十次來往返復搬運材料。可見,它們有多少勤勞!

54、在池塘的底下,躺著許多沉靜又穩重的貝殼動物。有時候,小小的田螺們會沿著池底輕輕地、緩緩地爬到岸邊,小心翼翼地慢慢張開它們沉沉的蓋子,眨巴著眼睛,好奇地展望這個美麗的水中樂園,同時又盡情地呼吸一些陸上空氣;水蛭們伏在它們的征服物上,不停地扭動著它們的身軀,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成千上萬的孑孓在水中有節奏地一扭一曲,不久的將來它們會變成蚊子,成為人人喊打的壞蛋。

55、七月時節,當我們這裡的昆蟲,為口渴所苦,失望地在已經枯萎的花上,跑來跑去尋找飲料時,蟬則依然很舒服,不覺得痛苦。用它突出的嘴——一個精巧的吸管,尖利如錐子,收藏在胸部——刺穿飲之不竭的圓桶。它坐在樹的枝頭,不停的唱歌,只要鑽通柔滑的樹皮,裡面有的是汁液,吸管插進桶孔,它就可飲個飽了。

56、當然,我也曾做過這種試驗,將乾硬殼放在一個盒子裡,保持其乾燥,或早或遲,聽見盒子裡有一種尖銳的摩擦聲,這是囚徒用它們頭上和前足的耙在那裡刮牆壁,過了兩三天,似乎並沒有什麼進展。

57、蟬是非常喜歡唱歌的。它翼後的空腔裡帶有一種像鈸一樣的樂器。它還不滿足,還要在胸部安置一種響板,以增加聲音的強度。的確,有種蟬,為了滿足音樂的嗜好,犧牲了很多。因為有這種巨大的響板,使得生命器官都無處安置,只得把它們壓緊到身體最小的角落裡。當然了,要熱心委身於音樂,那麼只有縮小內部的器官,來安置樂器了。

58、老師嘗試用放大鏡觀察,可是從來沒見過這麼麗蠅幼兒用大顎撕度肉吃的情景,然而幼蟲卻一天天地肥胖起來。

59、我們大多數人對於蟬的歌聲,總是不大熟悉的,因為它是住在生有洋橄欖樹的地方,但是凡讀過拉封敦的寓言的人,大概都記得蟬曾受過螞蟻的嘲笑吧。雖然拉封敦並不是談到這個故事的第一人。

60、普通的蟬喜歡把卵產在乾的細枝上,它選擇最小的枝,粗細大都在枯草與鉛筆之間。這些小枝幹,垂下的很少,常常向上翹起,並且差不多已經枯死了。

61、這真是一個壯觀美麗的建築啊!它大得簡直像一個大南瓜。除去頂上的一部分以外,各方面全都是懸空的,頂上生長有很多的根,其中多數是茅草根,穿透了很深的“牆壁”進入牆內,和蜂巢結在一起,非常堅實。如果那地方的土地是軟的,它的形狀就成圓形,各部分都會同樣的堅固。如果那地方的土地是沙礫的,那黃蜂掘鑿時就會遇到一定的阻礙,蜂巢的形狀就會隨之有所變化,至少會不那麼整齊。

62、當然了,要熱心“委身於”音樂,那麼只有縮小內部的器官,來安置樂器了。

63、螳螂的巢,大小約有一兩寸長,不足一寸寬。巢的顏色是金黃色的,樣子很像一粒麥子。這種巢是由一種泡沫很多的物質做成的。但是,不久以後,這種多沫的物質就逐漸變成固體了,而且慢慢地變硬了。

64、最後,它的食品才平安的儲藏好了。儲藏室是在軟土或沙土上掘成的土穴。做的如拳頭般大小,有短道通往地面,寬度恰好可以容納圓球。食物推進去,它就坐在裡面,進出口用一些廢物塞起來,圓球剛好塞滿一屋子,餚饌從地面上一直堆到天花板。在食物與牆壁之間留下一個很窄的小道,設筵人就坐在這裡,至多兩個,通常只是自己一個。神聖甲蟲晝夜宴飲,差不多一個禮拜或兩個禮拜,沒有一刻停止過。

65、蟬與我比鄰相守,到現在已有十五年了,每個夏天差不多有兩個月之久,它們總不離我的視線,而歌聲也不離我的耳畔。我通常都看見它們在筱懸木的柔枝上,排成一列,歌唱者和它的伴侶比肩而坐。吸管插到樹皮裡,動也不動地狂飲,夕陽西下,它們就沿著樹枝用慢而且穩的腳步,尋找溫暖的地方。無論在飲水或行動時,它們從未停止過歌唱。

66、當掘地蜂經過蜂巢的門口的時候,無論它是要出遠門,還是剛從遠遊中歸來,睡在門口,已經等待許久的蜂蟎的幼蟲,便會立刻爬到蜜蜂的身上去。它們爬進掘地蜂的絨毛裡面,抓得十分緊,無論這隻掘地蜂要飛到多麼遙遠的地方去,它們一點兒也不擔心自己有跌落到地上去的危險。因為它們抓得太緊了。之所以要採用這樣的方法,它們惟一的目的就是想借助蜜蜂強壯的身體,將它們帶到那些儲有豐富的蜜的巢裡去。

67、這時候它的顏色是紅白色,在變成檀木的黑色之前,它是要換好幾回衣服的,顏色漸黑,硬度漸強,直到披上角質的甲冑,才是完全長成的甲蟲。

68、這樣幾下抖動便去掉了舍腰蜂剛剛初具規模的窠巢,就是在這個時候,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它的蜂巢居然已經有一個橡樹果子那樣大了,真讓人始料不及。它們可真是一些讓人驚奇的小動物。

69、在我自己的工作室裡,用大口玻璃瓶裝滿泥土,為母甲蟲做成人工的地穴,並留下一個小孔以便觀察它的動作,因此它工作的各項程式我都可以看得見。

70、一會兒,它就要吃了。沒有人教它,它也會做,像它的前輩一樣,去做一個食物的球,也去掘一個儲藏所,儲藏食物,一點不用學習,它就完全會從事它的工作。

71、第三天,一切還都像第二天一樣。這天夜裡非常冷,可憐的毛蟲又受了一夜的苦。我發現它們在花盆沿分成兩堆,誰也不想再排隊。它們彼此緊緊地挨在一起,為的是可以暖和些。現在它們分成了兩隊,按理說每隊該有一個自己的領袖了,可以不必跟著別人走,各自開闢一條生路了。我真為它們感到高興。看到它們那又黑又大的腦袋迷茫地向左右試探的樣子,我想不久以後它們就可以擺脫這個可怕的圈子了。可是不久我發現自己又錯了。當這兩支分開的隊伍相逢的時候,又合成一個封閉的圓圈,於是它們又開始了整天兜圈子,絲毫沒有意識到錯過了一個絕佳的逃生機會。

72、鬆蛾的卵在九月裡孵化。在那時候,如果你把那小筒的鱗片稍稍掀起一些,就可以看到裡面有許多黑色的小頭。它們在咬著,推著它們的蓋子,慢慢地爬到小筒上面,它們的身體是淡黃色的,黑色的腦袋有身體的兩倍那麼大。它們爬出來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吃支援著自己的巢的那些針葉,把針葉啃完後,它們就落到附近的針葉上。常常可能會有三四個小蟲恰巧落在一起,那麼,它們會自然地排成一個小隊。這便是未來大軍的松毛蟲雛形。如果你去逗它們玩,它們會搖擺起頭部和前半身,高興地和你打招呼。

73、然後,它會表演一種奇怪的體操,身體騰起在空中,只有一點固著在舊皮上,翻轉身體,使頭向下,花紋滿布的翼,向外伸直,“竭力”張開。這個竭力開竅得很貼切。

74、臨近溝渠的時候,它當然就會注意到這件可喜的事情,於是就匆匆忙忙地跑過來取水邊這一點點十分寶貴的泥土。它們不肯輕意放過這沒有溼氣的時節極為珍稀的發現。

75、蟬剛裝滿一個小穴的卵,移到稍高處,另外做穴時,蚋立刻就會到那裡去,雖然蟬的爪可以夠得著它,然而它卻鎮靜而無恐,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它們在蟬卵之上,加刺一個孔,將自己的卵產進去。蟬飛回去時,它的孔穴內,多數已加進了別人的卵,這些冒充的傢伙能把蟬的卵毀壞掉。這種成熟得很快的蠐螬——每個小穴內一個——即以蟬卵為食,代替了蟬的家族。

76、這些時候,它是在地底下梨形的巢穴里居住著的。它很渴望衝開硬殼的甲巢,跑到日光裡來。但它能否成功,是要依靠環境而定的。

77、蜣螂第一次被人們談到,是在過去的六七千年以前。古代埃及的農民,在春天灌溉農田的時候,常常看見一種肥肥的黑色的昆蟲從他們身邊經過,忙碌地向後推著一個圓球似的東西。他們當然很驚訝地注意到了這個奇形怪狀的旋轉物體,像今日布羅溫司的農民那樣。

78、其實,它的舉措簡直像礦工或是鐵路工程師一樣。礦工用支柱支援隧道,鐵路工程師利用磚牆使地道堅固。

79、你這貪吃的小毛蟲,不是我不客氣,是你太放肆了。如果我不趕走你,你就要喧賓奪主了。我將再也聽不到滿載著針葉的松樹在風中低聲談話了。不過我突然對你產生了興趣,所以,我要和你訂一個合同,我要你把你一生的傳奇故事告訴我,一年、兩年,或者更多年,直到我知道你全部的故事為止。而我呢,在這期間不來打擾你,任憑你來佔據我的松樹。

80、蟬初次被發現是在夏至。在行人很多,有太陽光照著的道路上,有好些圓孔,與地面相平,大小約如人的手指。在這些圓孔中,蟬的蠐螬從地底爬出來,在地面上變成完全的蟬。它們喜歡特別乾燥而陽光充沛的地方。因為蠐螬有一種有力的工具,能夠刺透焙過的泥土與沙石。

上一篇: 有關養生句子

下一篇:思鄉之情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