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中寄遠上人》原文及翻譯賞析

一丘常欲臥,三徑苦無資。

北土非吾願,東林懷我師。

黃金燃桂盡,壯志逐年衰。

日夕涼風至,聞蟬但益悲。

唐詩三百首抒情詩

《秦中寄遠上人》是唐代詩人孟浩然的作品。此詩為寄給遠上人而作,主要還是藉此訴說自己的貧愁。首聯訴說自己隱居的願望和無力隱居的苦衷;頷聯寫自己北上求仕的違背心願的羨慕跳出塵世的遠上人;頸聯寫困居長安的境況,雄心壯志逐年衰減;尾聯描寫黃昏、秋風、鳴蟬,一派蕭瑟景象,突出了客中的抑鬱心情。全詩反映了作者當時困苦的境地和對仕途的失望,寄贈是表,抒發不遇之感是實。

翻譯/譯文

本想長久地歸隱山林,又苦於無錢舉步維艱。

滯留長安不是我心願,心向東林把我師懷念。

黃金像燒柴一般耗盡,壯志隨歲月逐日衰減。

黃昏裡吹來蕭瑟涼風,聽晚蟬聲聲愁緒更添。

註釋

⑴遠上人:上人是對僧人的敬稱,遠是法號。事蹟未詳。

⑵一丘:即一丘一壑,意指隱居山林。語出《晉書·謝鯤傳》。

⑶三徑:《三輔決錄》卷一謂“蔣翊歸鄉里,荊棘塞門,舍中有三徑,不出,唯求仲、羊仲從之遊”。後便指歸隱後所住的田園。

⑷東林:指廬山東林寺,這裡借指遠上人所在的寺院。

⑸黃金燃桂盡:《戰國策·楚策三》謂“楚國之食貴於玉,薪貴於桂”。這裡喻處境窘困。燃桂:燒貴如桂枝的柴。

⑹聞蟬:聽蟬鳴能引起人悲秋之感。盧思道《聽鳴蟬篇》有“聽鳴蟬,此聽悲無極”。

賞析/鑑賞

從這首詩的內容看,當為孟浩然在長安落第之後的作品。寄給名叫遠的僧人,報告客居逢秋的苦情,訴說欲隱無處,欲仕非願,進退兩難之苦。詩充滿了失意、悲哀與追求歸隱的情緒。詩的特點在於直抒胸臆。開頭寫自己之所欲,但苦於“無資”,想從仕,又非所願,於是記懷“東林”“我師”。壯志不能實現,自然就衰頹,於是對涼風、聞蟬聲,就要“益悲”了。這種不加潤色的白描手法,抒發了內心悲苦,讀來覺得明朗直爽,是一首坦率的抒情詩。

第一聯從正面寫“所欲”。作者的所欲,原本為隱逸;但詩中不用隱逸而用“一丘”、“三徑”的典故。“一丘”頗具山野形象,“三徑”自有園林風光。用形象以表明隱逸思想,是頗為自然的。然而“苦無資”三字卻又和作者所欲發生了矛盾,透露出他窮困潦倒的景況。

“北土非吾願”,是從反面寫“不欲”。“北土”指“秦中”,亦即京城長安,是士子追求功名之地,這裡用以代替做官,此句表明了不願做官的思想。因而,詩人身在長安,不由懷念起廬山東林寺的高僧來了。“東林懷我師”是虛寫,一個“懷”字,表明了對“我師”的尊敬與愛戴,暗示追求隱逸的思想,並緊扣詩題中的“寄遠上人”。這二句,用“北士”以對“東林”,用“非吾願”以對“懷我師”,對偶相當工穩。同時正反相對,相得益彰,更能突出作者的思想感情。

詩人進而抒寫自己滯留帝京的景況和遭遇。“黃金燃桂盡”,表現了旅況的窮困;“壯志逐年衰”,表現了心意的灰懶。對偶不求工穩,流暢自然,意似順流而下,這正是所謂“上下相須,自然成對”(《文心雕龍·麗辭》)。

七句寫“涼風”,八句寫“蟬鳴”。這些景物,表現出秋天的景象。涼風瑟瑟,蟬鳴嘶嘶,很容易使人產生哀傷的情緒。再加以作者身居北土,旅況艱難,官場失意,呼籲無門,所以會感到“益悲”。

這首詩最顯著的特點,在於直抒胸臆。感情的難以抒發,在於抽象。詩人常借用具體事物的形象描寫以抒發感情;表達感情的詞語,往往一字不用。而此詩卻一反這種通常的寫法。對“一丘”稱“欲”,對“無資”稱“苦”;對“北土”則表示“非吾願”,思“東林”於是“懷我師”;求仕進而不能,這使得作者的壯志衰頹;流落秦中,窮愁潦倒;感受到涼風、聽到蟬聲而“益悲”。這種寫法,有如畫中白描,不加潤色,直寫心中的哀愁苦悶。而讀者讀來並不感到抽象,反而顯得詩人的率真和詩風的明朗。

上一篇: 《秋日登吳公臺上寺遠眺》原文及翻譯賞析

下一篇:《宴梅道士山房》原文及翻譯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