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鳴澗》原文及翻譯賞析

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

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五言絕句春天月亮山水田園詩山水詩田園詩

該詩是王維題友人皇甫嶽所居的云溪別墅所寫的組詩《皇甫岳雲溪雜題五首》之首。五首詩每一首寫一處風景,接近於風景寫生,而不同於一般的寫意畫,或許是一處景點。《鳥鳴澗》,側重於表現夜間春山的寧靜幽美。《鳥鳴澗》中,不僅可以看到春山由明月、落花、鳥鳴所點綴的那樣一種迷人的環境,而且還能感受到盛唐時代和平安定的社會氣氛。

翻譯/譯文

寂靜的山谷中,人跡罕至,只有春桂在無聲地飄落,

夜半更深,萬籟具寂,似空無一物,

皎潔的月亮從山谷中升起來驚動了山中的鳥,

時而在山澗處發出輕輕的鳴叫聲。

註釋

選自《王右丞集箋註》鳥鳴澗:鳥兒在山中鳴叫。河流名。

澗:夾在兩山間的流水。

閒:安靜、悠閒,含有人聲寂靜的意思。

桂花:一種春桂,木犀的通稱。春天開花或秋天開花。

空:空寂、空空蕩蕩。空虛。這時形容山中寂靜,無聲,好像空無所有。

月出:月亮出來。

驚:驚動,驚擾。

時:時而,偶爾。

時鳴:偶爾(時而)啼叫。

山鳥:山中的鳥。

賞析/鑑賞

這首詩寫春山之靜。“靜”被詩人強烈地感受到了。為什麼呢?是由於“山靜”,所以人靜。人靜緣於心靜,所以覺察到桂花的墜落。動靜結合。

花落,月升,鳥鳴,這些“動”景,卻反襯出春山的幽靜。

鳥鳴澗,是一處風景極優美的地方。澗,是山澗,夾在兩山間的流水。這首詩描寫的是春山夜晚異常幽靜的景象。詩的大意說:在寂靜沒有人聲的環境裡,桂花(四季桂)自開自落,好像可以感覺到桂花落地的聲息。夜靜更深的時候,景色繁多的春山,也好似空無所有。月亮剛出,亮光一顯露,驚動了樹上宿的小鳥,它們在春澗中不時地鳴叫幾聲。

這首詩主要寫春山夜景。花落,月出,鳥鳴,都是動的,作者用的是以動襯靜的手法,收到“鳥鳴山更幽”的藝術效果。

“閒”說明周圍沒有人世的煩擾,說明詩人內心的閒靜。有此作為前提,細微的桂花從枝上落下,才被覺察到了。詩人能發現這種“落”,或僅憑花落在衣襟上所引起的觸覺,或憑聲響,或憑花瓣飄墜時所發出的一絲絲芬芳。總之,“落”所能影響於人的因素是很細微的。而當這種細微的因素,竟能被從周圍世界中明顯地感覺出來的時候,詩人則又不禁要為這夜晚的靜謐和由靜謐格外顯示出來的空寂而驚歎了。這裡,詩人的心境和春山的環境氣氛,是互相契合而又互相作用的。

寫空靈閒靜的環境和心境,主人公用他全部的心神去細細地啼聽花落鳥鳴的天籟,他的內心寧靜淡泊,但又富於幽雅情致。靜到極處的自然在詩人筆下有聲有色,生意盎然。月出無聲,而山鳥驚飛,這是動靜相襯的藝術佳境。《而庵說唐詩》:"右丞精於禪理,其詩皆合聖教。"《唐詩箋註》:"閒事閒情,妙以閒人領此閒趣。"《詩法易簡錄》:"鳥鳴,動機也;澗,狹境也。而先著夜靜春山空;五字於其前,然後點出鳥鳴澗來,便覺有一種空曠寂靜景象,因鳥鳴而愈顯者,流露於筆墨之外。一片化機,非復人力可到。"

這首詩是王維山水詩中的代表作之一。從文學創作的角度來賞析,這首詩的精妙之處在於“動”,“靜”結合的方法襯托出詩情畫意。首句“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便以聲寫景,巧妙地採用了通感的手法,將“花落”這一動態情景與“人閒”結合起來。花開花落,都屬於天籟之音,唯有心真正閒下來,放下對世俗雜念的摯著迷戀,才能將個人的精神提升到一個“空”的境界。當時的背景是“深夜”,詩人顯然無法看到桂花飄落的景緻,但因為“夜靜”,更因為觀風景的人“心靜”,所以他還是感受到了盛開的桂花從枝頭脫落、飄下、著地的過程。而我們也似乎進入了“香林花雨”的勝景。此處的“春山”還給我們留下了想象的空白,因是“春山”,可以想見白天的喧鬧的畫面:春和日麗、鳥語花香、歡聲笑語。而此時,夜深人靜,遊人離去,白天的喧鬧消失殆盡,山林也空閒了下來,其實“空”的還有詩人作為禪者的心境。唯其心境灑脫,才能捕捉到到別人無法感受的情景。

末句“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便是以動寫靜,一“驚”一“鳴”,看似打破了夜的靜謐,實則用聲音的描述襯托山裡的幽靜與閒適:月亮從雲層中鑽了出來,靜靜的月光流瀉下來,幾隻鳥兒從睡夢中醒了過來,不時地呢喃幾聲,和著春天山澗小溪細細的水流聲,更是將這座寂靜山林的整體意境烘托在讀者眼前,與王籍“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入若耶溪》)有異曲同工之妙。

陸游曰:“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古來好詩都是就天成好景,用妙手記敘出來。而我們在低吟淺酌之時,腦海胸襟似乎也隨著詩人的文字進入到那片清幽絕俗的畫面之中。

在這春山中,萬籟都陶醉在那種夜的色調、夜的寧靜裡了。因此,當月亮升起,給這夜幕籠罩的空谷,帶來皎潔銀輝的時候,竟使山鳥驚覺起來。鳥驚,當然是由於它們已習慣於山谷的靜默,似乎連月出也帶有新的刺激。但月光之明亮,使幽谷前後景象頓時發生變化,亦可想見。所謂“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曹操《短歌行》)是可以供聯想的。但王維所處的是盛唐時期,不同於建安時代的兵荒馬亂,連鳥獸也不免惶惶之感。王維的“月出驚山鳥”,大背景是安定統一的盛唐社會,鳥雖驚,但決不是“繞樹三匝,無枝可依”。它們並不飛離春澗,甚至根本沒有起飛,只是在林木間偶爾發出叫聲。“時鳴春澗中”,它們與其說是“驚”,不如說是對月出感到新鮮。因而,如果對照曹操的《短歌行》,在王維這首詩中,倒不僅可以看到春山由明月、落花、鳥鳴所點綴的那樣一種迷人的環境,而且還能感受到盛唐時代和平安定的社會氣氛。王維在他的山水詩裡,喜歡創造靜謐的意境,該詩也是這樣。.而"人閒"二字說明周圍沒有人事的煩擾,說明詩人內心的閒靜。更突出了人與自然的融合!但是添加了花落、月出、鳥鳴,這些動的景物,即使詩顯得富有生機而不枯寂,同時又通過動,更加突出地顯示了春澗的幽靜。動的景物反而能取得靜的效果,這是因為事物矛盾著的雙方,總是互相依存的。在一定條件下,動之所以能夠發生,或者能夠為人們所注意,正是以靜為前提的。“鳥鳴山更幽”,這裡面是包含著藝術辯證法的。

上一篇: 《春日》原文及翻譯賞析

下一篇:《絕句 兩個黃鸝鳴翠柳》原文及翻譯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