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 >> 古詩文 宋詞三百首

望湘人·春思


宋代 / 賀鑄

望湘人·春思

厭鶯聲到枕,花氣動簾,醉魂愁夢相半。被惜餘薰,帶驚②剩眼,幾許傷春春晚。淚竹③痕鮮,佩蘭香老④,湘天濃暖。記小江風月佳時,屢約非煙⑤遊伴。

須信鸞弦⑥易斷。奈雲和再鼓,曲終⑦人遠。認羅襪⑧無蹤,舊處弄波清淺。青翰⑨棹艤,白蘋洲畔,盡目臨皋⑩飛觀。不解⑪寄、一字相思,幸有歸來雙燕。

詩文翻譯

討厭那黃鶯聲傳到枕邊,心煩那鮮花芳香進到房間,它讓我半醉半愁好夢難圓。錦被還留著她身體的餘香,而我的腰帶卻又空了多眼,多少次傷春又到春晚。湘妃竹淚痕正鮮,春蘭已花謝香散,湘中春暮天氣溫暖。曾記得江上風清月明之時,我多次約她相伴遊玩。

想來琴絃最容易斷,如今再把琴彈,一曲既終她就遠去不返。要尋找她已無影無蹤,舊遊處只見江水清淺。我把塗著青色的船靠岸,停在白蕷洲畔。整日裡登樓極目遠望,卻不見她寄來一封書信,好在伴我的還有歸來雙燕。

注釋

①望湘人:詞牌名。是賀鑄自度曲,《全宋詞》從《唐宋諸賢妙詞選》輯出。雙調,一百零六字,仄韻。

②帶驚:因消瘦而吃驚。《梁書·沈約傳》載沈約與徐勉書:“百日數旬,革帶常應移孔;以手握臂,率計月小半分,以此推算,豈能支久?”

③淚竹:娥皇,女英為舜的妃子。傳說舜死於蒼梧,舜死後,二女灑淚於竹,淚染楚竹而成斑痕,故斑竹又稱淚竹。唐郎士元《送李敖湖南書記》:“入楚豈忘看淚竹,泊舟應自愛江楓。”

④佩蘭:佩飾的蘭花。

⑤非煙:唐武公業的妾名。姓步,事見皇甫枚《非煙傳》。此處借指情人。

⑥鸞(luán)弦:《漢武外傳》:“西海獻鸞膠,武帝絃斷,以膠續之,弦二頭遂相著,終日射,不斷,帝大悅。”後世稱結娶為“續膠”或“續絃”,此處以鸞弦指愛情。

⑦曲終:原本作“曲中”,據別本改。

⑧羅襪(wà):見周邦彥《瑞鶴仙》注。此處代指情人。

⑨青翰(hàn):船名。因船上有鳥形刻飾,塗以青色,故名。《說苑·善說》:“鄂君子皙之泛舟於新波之中也,乘青翰之舟。”南朝宋顏延之《三月三日曲水詩序》:“龍文飾轡,青翰侍御。”

⑩臨皋(gāo):臨水之地。屈原《離騷》:“步餘馬於蘭皋兮。”注:“澤曲曰皋。”飛觀,原指高聳的宮闕,此處泛指高樓。觀,樓臺之類。

⑪不解:不懂得。幸:正好,恰巧。

創作背景

《望湘人·春思》是北宋詞人賀鑄所作的一首作品。此詞當有望廬思人之感,非泛寫春思也,為悼亡之作。上闋著重寫景,下闋著重抒情。全詞寫尋常離索之思,曲意不斷,折中有折,於精麗中見渾成,於頓挫中見深厚,將懷人之思表達得深婉曲折。

北宋宣和年間,詞人隱居蘇州。在春季目睹到春季裡的種種景象,想起了亡故的戀人,為了表達自己的懷人之思與物是人非之感,故作此詞悼念逝者。

詩文賞析

《望湘人·春思》是感春懷人之作,上闋著重寫景,下闋著重抒情,各有側重又情景交融,將懷人之思表達得深婉曲折。

“厭鶯聲到枕,花氣動簾,醉魂愁夢相伴”,開篇三句寫春日的清晨,黃鶯嗚叫,春花綻放,微風吹過,香氣瀰漫,這本是一片生機昂然的美好景象,可是詞人正處在傷春懷人的心情當中,無法排解憂愁,便以喝酒來麻痺自己,將愁緒消解在醉魂之中,希望以沉睡來逃避現實。可是黃鶯不解其意,唱和不停,詞人因被吵醒而心情更加煩躁,不禁生出對鶯鳥的厭惡之情。

“被惜餘薰,帶驚剩眼。幾許傷春春晚”,這三句含蓄而細膩地刻畫出詞人懷念舊人的真誠心切。“餘薰”是舊人留下的馨香,可是斯人已去,詞人唯有珍惜她僅留下的一點餘香。“惜”字表現出詞人對舊人的珍惜和無限懷念。詞人日日思念故人,以至於腰帶的剩眼越來越多,“驚”字突顯出詞人消瘦程度之深。

消瘦是源於對伊人的思念,這一句實有柳永《蝶戀花》中“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深情意蘊,柔情脈脈,令人動容。這種憔悴也表現了主人公的堅毅和執著。“幾許傷春春晚”一句沉重哀傷,在傷春的情緒中,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暮春,念及自己與伊人別離的日子愈來愈久,詞人傷嘆不已。這一句既是對前文“傷春”之情的總結,也領啟了下文關於“春晚”的描寫。

“淚竹痕鮮,佩蘭香老,湘天濃暖”一句中引用了“湘妃淚竹”和“屈原佩蘭”兩個典故。暮春時節,湘妃竹的點點淚痕猶在;屈原所佩戴的蘭花香草已經老舊了,天氣已進入“濃暖”時分,說明春天即逝,即將入夏。此情此景讓詞人記起當年屢次盛邀佳人,與她在江畔沐風賞月時的歡會情景。

“須信鸞弦易斷。奈雲和再鼓,曲終人遠”,“鸞弦”在這裡指男女主人公之間的交好,可絃斷能夠再續,但佳人遠去,已杳無蹤跡,這蕭蕭琴聲裡的相思幽怨她不曾得知。相會遙遙無期,那悠悠弦鳴裡寄寓著幾多無奈和傷感。

“認羅襪無蹤,舊處弄波清淺。青翰棹艤,白蘋洲畔。盡目臨皋飛觀”,詞人引用曹子建(曹植)《洛神賦》中的典故,把心上人比作步履輕盈,姿態曼妙的仙女,可惜佳人仙蹤無跡,不得追回。遙想彼時佳人在河塘撩弄清波,姿態嫵媚誘人,可如今河塘處再無佳人倩影。江畔舟船飄搖,水中白蘋浮動,詞人極目遠眺,盡是舊日風景。睹舊物而不能感舊情,詞人心中的惆悵更加深切。

“不解寄、一字相思,幸有歸來雙燕”,詞人嘆惜伊人不解情,別期無定,令他終日相思縈懷,受盡千般煎熬。只能從雙燕歸來的景象中強尋安慰,似是欣喜,實則淒涼,充分表現了詞人因思念伊人而無法排遣的抑鬱痛苦,以及盼望佳人早日重回身邊的急切情懷[1]。

此詞大量運用點染法,即情思並非一瀉無餘,而是情一點出,即以景物烘托渲染,如“被惜餘薰,帶驚剩眼,幾許傷春春晚”,與秦觀的詞在寫法上有共同點;多用借代手法,如“淚竹痕鮮,佩蘭香老,湘天濃暖。須信鸞弦易斷,奈雲和再鼓,曲終人遠”等句,表達委婉含蓄隱晦,與唐李商隱的詩有相似之處。

宋詞三百首推薦

      Copyright © 2020 三度漢語網 版權所有

      聲明: 本站三度漢語網 文章來自網路搜集整理 如果有異議 請聯絡我們 本站為非贏利性網站 暫不接受任何贊助和廣告